© 空虫
Powered by LOFTER

【Jim/Blair】来局昆特?(巫师AU)

就很想写点什么东西但又想不到要写什么就瞎j8搞点东西不管好坏先写着玩8

拿我喜欢的CP点豆豆点出来Jim/Blair,然后又点出来另一个CP心心念念想看的巫师AU

所以就是瞎J8乱写的Jim/Blair巫师AU【还真别说Jim挺像狩魔猎人hhhhh


吉姆遇到布莱尔是因为接到了村民的狩魔委托,每天晚上都能从森林里传来,莫名其妙的怪烟,但森林里又是水鬼又是孽鬼村民们不敢去,好不容易有狩魔猎人来了当然要求人帮忙解决一下问题。吉姆也正好缺钱,跟村民们谈了谈价甚至还赢了几张昆特牌,就去了。

进森林后也没走多远,就是绕来绕去很容易迷路,但吉姆是谁,狩魔猎人。而狩魔猎人的五感灵敏...

【Jim/Blair】Dunk

16/12/24


01

吉姆觉得自己脑仁疼,在把胸口里翻滚着的烦躁压抑下去后,他第五次把车停在了路边,然后他转头拍了拍旁边的布莱尔,对方以怪异的姿势努力仰躺在副驾驶的座位上,他努力把头扬起来,嘴巴里嘟噜着模糊不清的话语,吉姆时而听得清时而听不清,偶尔蹦出几个女性名字就会把他好不容易压抑下去的烦躁勾起来。

非常,非常令人生气。

吉姆拍了他的那几下并没有引起布莱尔的注意,于是吉姆力气大了一些,同时连名带姓地叫他名字,连着好几下布莱尔才像是回过神一样,他把头摆正,眼睛好容易才聚焦,手指晃晃悠悠在空中比了比:“吉——吉姆——吉米——”

“是是是。”吉姆把布莱尔乱晃的手指压下去,...

【Jim/Blair】不要说话

16/11/30

17/01/08 修改倒第二


01

吉姆听到脚步声后从睡眠状态中清醒过来,多年的职业素养使他迅速呈警戒状态,他从枕头底下摸出配枪,又侧耳听了一下才听出那是赤脚走在地板上的声音,紧接着他意识到那是睡在楼下的布莱尔。吉姆收了枪,从栏杆缝隙中向下望,看到布莱尔赤着脚穿着他一身白睡衣站在客厅中间,直挺挺地,一动不动。看到这样的布莱尔,吉姆有一瞬地恍惚,他还有点没有适应剪了短发的布莱尔。

事实上,布莱尔是最近一段时间才重新回到小瀑布城,重新回到警局,重新做回他的室友——以一名警察,以他永远的搭档身份。

布莱尔离开那些日子他重新回归到一个人的生活中去,办案不需要...

【Jim/Blair】睡觉

16/11/29


“酋长,你再发出一点噪音我就把你的卷毛脑袋从你脖子上拧下来。”

这不是吉姆第一次从牙缝里挤出威胁了,是说,今天,每隔十几二十分钟楼上一定会传来咬牙切齿的声音,或者威胁,或者嘲讽,然后布莱尔就举着双手说好吧好吧,然后停止自己手上活动,去做另一件事。

布莱尔并非不理解吉姆,事实上,这是他的原因,在昨晚的盯梢任务里从头睡到尾,一早醒来就看到吉姆满脸倦意地盯着他跟他说早上好,顺手还掐了一把他的脸,疼痛使他从睡意中挣扎起来,才意识到自己睡了一个晚上。他本来是跟吉姆约好隔几个小时轮番盯梢的。

“你怎么不叫我?”

“叫了,你不醒。”吉姆看都没看他,跟交接的警探说...

【Jim/Blair】咬一口

16/11/26


01

布莱尔咬了吉姆一口,就在他手腕上头。皮肉挤压着肌肉连带着骨头,疼痛被他的感官强化,从手腕处一直蔓延到全身。吉姆毫不犹豫地发出痛呼,一巴掌拍开对方的卷毛脑袋捂着被咬的地方一看,留在他腕子上的牙印已经渗出点点血迹,而抬头再看布莱尔,对方正眨着蓝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自己,嘴边露出的两颗尖牙毫不掩饰地向吉姆表明了主人的需求:鲜血。

布莱尔是吸血鬼这件事情没几个人知道,甚至是同居四年的吉姆也是最近才发现。据布莱尔说是家族问题,可能会在某些特定时段觉醒,也可能一辈子就被人类皮囊包裹着变成真正的人类。

——扯淡。这是吉姆第一个想法,但觉醒后万分饥饿的布...

【Jim/Blair】争吵?

16/11/22


01

布莱尔已经整整三天没有出现在警局里头,西蒙在心里反复念叨了几句自己并不是多事也不是担心布莱尔只是好奇后才在吉姆做完工作总结准备离开时装作顺便问问的样子询问了布莱尔为什么没有来。

吉姆的手放在门把上,一只手摸摸鼻子,摸摸后颈,湛蓝的眼珠子漫无目的的转了转才瓮声瓮气吞吞吐吐地说,“因为吵架。”

西蒙手里头的雪茄差点没因为吉姆这句话掉在他裤子上,他盯着吉姆笑了几声,“你为什么跟布莱尔吵架?”

吉姆心想你怎么就知道是我要和他吵?但他仔细回忆了一下,好像还真是这样。心里组织了下语言准备跟西蒙说的时候,后者像赶苍蝇一样的冲他摆了摆手,“不听不听,出去出去,你...

【Jim/Blair】Tell The Truth

16/ 11/18

设定吉姆布莱莱很早就相遇了,吉姆在楼下捡到布莱莱

17/01/08 修改最后一句


01

当熟悉的气息小心翼翼地喷吐在他的脸上时吉姆就已经清醒了很多,酒精使他的大脑昏昏沉沉,但空气中逐渐浓重的草药时刻刺激着他使他警醒有人在靠近。但他并不会因此从沙发上跳起来,他无比熟悉这个味道,这个脚步声,心跳声,甚至这个呼吸——而且对方贴得太近,无论如何他也不允许自己像个清醒的人一样睁开眼睛。

“吉姆?”

对方小声的叫着他的名字,他可以听到对方心脏跳得越来越快。可能是要做什么恶作剧。吉姆这么想,同时努力压制着自己因为对方的亲近而不可抑制的心跳——直到...

【Jim/Blair】Shhhhhhhh——

16/11/10

17/01/08 将吻唇改成吻额头,修改错字


吉姆睡着了,就躺在沙发上。

他盖着布莱尔不知道从哪里淘来的毯子,被阳光暖洋洋的笼罩着,连手里的书掉落在地板上他都不知道——哦,当然,他睡着了。

布莱尔注意到吉姆睡着后他踢掉了拖鞋,赤裸的双脚踩在地板上头,尽量让自己把可能发出的声音放低,一步一步地,缓慢地走向吉姆,蹲在他的头旁边,观察着他的室友。

布莱尔最近总是会偷偷的,像今天这样观察他,不为什么,就是想,如果被吉姆发现他也想过借口,就随便扯一个观察哨兵睡着后对外界的反应之类的——反正吉姆也对他这些奇怪的研究不太感兴趣。

布莱尔撇撇嘴,把眼睛挪动到吉姆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