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虫
Powered by LOFTER

【Jim/Blair】来局昆特?(巫师AU)

就很想写点什么东西但又想不到要写什么就瞎j8搞点东西不管好坏先写着玩8

拿我喜欢的CP点豆豆点出来Jim/Blair,然后又点出来另一个CP心心念念想看的巫师AU

所以就是瞎J8乱写的Jim/Blair巫师AU【还真别说Jim挺像狩魔猎人hhhhh


吉姆遇到布莱尔是因为接到了村民的狩魔委托,每天晚上都能从森林里传来,莫名其妙的怪烟,但森林里又是水鬼又是孽鬼村民们不敢去,好不容易有狩魔猎人来了当然要求人帮忙解决一下问题。吉姆也正好缺钱,跟村民们谈了谈价甚至还赢了几张昆特牌,就去了。

进森林后也没走多远,就是绕来绕去很容易迷路,但吉姆是谁,狩魔猎人。而狩魔猎人的五感灵敏得要命。靠着踪迹和气味循着就找到了一间木屋,隔着老远吉姆就闻到屋里传出来的草药味,接着吉姆感到头晕恶心,脑袋一晕从马上跌了下来。

再醒时吉姆眼前就有个一脑袋乱毛的年轻人,满脸警惕地看他。吉姆发现自己已经在屋子里,而且草药味没那么浓,他好受很多。

年轻人见他醒来松了口气,感叹了半天不愧是狩魔猎人连体质都比常人好balabala絮絮叨叨的一大堆,其中夹在着各种道歉说啊呀对不起因为周围经常被吸血鬼骚扰他打不过所以只能用草药来驱散了balabala哦对了我叫布莱尔balabala正好你来了帮我端掉吸血鬼吧谢谢了balabala

吉姆心想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于是大手一挥说,来局昆特吗?

布莱尔兴高采烈:好!

结局就是布莱尔赢走了吉姆三张英雄牌。吉姆一琢磨,说,行我能帮你端掉吸血鬼,但报酬我要你赢走的那三张牌。

布莱尔:你这是耍赖。

吉姆:那再见。

但命重要还是牌重要啊?当然是命。两人讨价还价三张变两张同意了。然后吉姆就开始做准备工作。然后一看兜,剑油不够用,就问布莱尔有没有草药。

布莱尔:有啊,但你得买。

总而言之吧,吉姆端掉吸血鬼回来又了解了森林里的烟就是布莱尔为了防吸血鬼放的,搞清楚告别布莱尔就回村交任务拿钱走人了。

这地方其实挺好找,在威伦算是一个中转村子,吉姆从凯尔莫罕出来后就一直在威伦这里接委托赚钱。穷。而且威伦怪物还奇多,生意倍儿好。就是有点累。

这村子吉姆常常路过,经常来这里修护甲打剑、补充粮食药品,也总免不了接到村子里一个又一个委托,也奇了怪了,十次里有九次都跟布莱尔有关。熟悉之后吉姆每次接到任务内心都翻个大白眼:这小子又作什么妖。

之后来往多了,吉姆也实实在在救过布莱尔多次,又好打牌,两人脾性相投就成了好友。再后来吉姆干脆也不去村子了,有什么先来布莱尔这里检查一下这小子有没有作妖适当制止一下,有怪打怪,有鬼杀鬼,陡然变身保护鸡崽儿的老母鸡。

两人也有什么都不做的时候,吉姆受了伤也总爱往布莱尔这里跑,这时候布莱尔就慌得跟什么似的,手忙脚乱找药瓶子给他包扎止血。

经历过青草试炼后他一直都觉得自己已经失去情绪,但看着这时候的布莱尔他心底里总是隐隐感觉到布莱尔这个人——挺奇妙的。这年轻人整天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夸张到吉姆真的见过有鸟在他头发里安家。还神神道道的,说预言,研究精灵,研究狩魔猎人,总爱拿他从怪物身上得到的战利品翻来覆去地琢磨。

身份特殊的原因,吉姆与各种各样的人都打过交道,见过的巫医、女巫也不少,但没有一个像布莱尔这样。没一个像布莱尔这样令他感到——奇妙。

当他被布莱尔包扎好,躺在属于对方的大床上,嗅着草药香气沉入梦境时,又那么一两次也想过就这样也不错。

这样?


但吉姆也不可能总在威伦晃悠,他是狩魔猎人,出了凯尔莫罕他不可能停下,天南海北总要到处走的。他从威伦到诺维格瑞过了段还算安稳的日子,接着到了史凯利杰。

史凯利杰是维京人生存的地方,吉姆杀了狮鹫拿着战利品去酒馆里换钱时天下着雪,凛冽的寒风吹得他脸颊生疼。吉姆到了酒馆里才发现疼是脸颊受了伤。

跟别处的酒馆比起来,维京人的酒馆是一贯的豪放,一贯的大笑大闹。吉姆坐在角落里看他们笑闹喝酒,中央的烤猪香味、酒味、乱哄哄的笑声叫声充满了这个地方,接着他突然想起来布莱尔。

不知道布莱尔有没有再作妖给村民们添麻烦,有没有其他猎人去解决,如果其他猎人找布莱尔麻烦,他报吉姆的名字是没问题的……以防万一他之前嘱咐过对方,狩魔猎人性格不一,搞不好一个暴脾气的上来就动手——不过他是巫医啊,总有办法。那怪物?威伦怪物多——啊他是巫医啊,总有办法的——吉姆感到奇妙。接着他想到布莱尔的虎牙,乱糟糟的头发里有鸟啾啾啾地叫,想到布莱尔多做的药瓶,现在在他包里还有几个是布莱尔给的。

吉姆突然想和布莱尔打牌,让他多赢三张,或者几张都没问题。


黑珍珠号从史凯利杰带着吉姆回到诺维格瑞后他便急匆匆赶往威伦,他在去布莱尔小屋前去了趟村子,村长见他也没说什么委托,吉姆便直奔布莱尔去。路他太熟悉了,驾着马一路向前,但意外的的是找到对方小屋却发现门大敞着。

不安感一瞬间袭上心头,吉姆跳下马快步走进屋子发现室内也凌乱不堪,药瓶、药剂洒落一地,隐隐还有些血气。吉姆立刻调整到专业模式,从现场收集各种线索推断出有怪物闯进布莱尔屋子,双方打斗一番,都受了伤。血迹有几天了,气味也变得很淡。吉姆努力循着痕迹和味道找了一路,最后走到一个四五人围着才能抱住的大树下,一抬头,好家伙,作妖小子正趴在树干上睡觉。

打扫整理屋子的任务全都落在吉姆身上,布莱尔就顶着一头乱蓬蓬的头发仰在床上当伤者,小身板上缠了几圈绷带。年轻人脸上满脸写着不开心,其中一分为身上的伤口,三分为自己没有做好防御被怪物袭击,六分为吉姆招呼都不打一个就默默离开大半年。

吉姆停下整理:有那么久吗?

布莱尔:我都数着的!而且你看看你,胡子都跟我头发差不多乱了。

吉姆也很无奈:史凯利杰的理发店不好找。

布莱尔:我会剃啊。

然后年轻人从床上爬起来给吉姆剃胡子。年轻人的指腹是温暖的,他越是贴近,草药味就越浓。年轻人在他耳边笑,语调欢快得像只小鸟——一切,都令吉姆心里头痒痒的,跟猫爪子挠似的。

刮完布莱尔又瘫回床上尽心尽力扮演将死的重伤者。

吉姆摸着自己光滑的下巴,觉得对方技术实在不错,但不知道为什么在打理头发上问题十分严重。眼睛瞟到床上的死尸扮演者絮絮叨叨数落他的不辞而别,吉姆又不由觉得好笑,踱步到床边唰得亮出自己的新牌,问:打吗?

布莱尔鲤鱼打挺:打!

对方一咧嘴,亮出小虎牙,眼里亮晶晶的。

像一朵花,砰地猛扑在胸口——哦,吉姆此时不止是感到奇妙了。


233333不玩巫师的朋友可能不知道这个梗,就是游戏里不管发生多丧多惨的事,只要对话的时候选“来局昆特牌”对方就立刻兴高采烈笑逐颜开(

评论 ( 5 )
热度 ( 1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