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出坑,散了吧

2016年终总结

文字方面

【一月】

1

《灯神啊》(预计中长篇,然而坑了X)

巨蛇力气极大,要不是柯林用施咒护身,早就被巨蛇勒得全身骨头尽断。柯林咬着牙,被巨蛇卷着在空中挥舞让他晕得想吐。与情况危急的他相反,那个混蛋灯神悠悠闲闲,浮在半空中用手指比划来比划去悠哉的样子让柯林恨得牙痒痒。

柯林气势汹汹:“混蛋灯神!!!都这个时候了!!!我都要死了!!!你不救我吗!!!”

灯神点头:“是啊,都这个时候了,你还不许愿,等着送死吗?”

柯林:“&%#……&……!!”他已经准备好施个加固魔咒之后就把对付巨蛇的魔咒扔给灯神。

不过灯神说归说,该救还是会救。可是比划来比划去,就是在半空飘着不动手。

柯林快吐了,“我说你!!!在干嘛!!!我施不出法!”

灯神一脸羞涩,“时间长没打架,不知道用那种方法杀死它比较帅。”

柯林快气死了。

【二月】

1

【脑洞整理】《小泡泡和小鱼》

小泡泡问小鱼,说,小鱼小鱼,你为什么吐泡泡呀?

【三月】

2

【小段子】《从前有座山》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只老狐狸和一口井。

那个庙破破烂烂的,荒废很长时间了,老狐狸入住前听兔子精说庙原本是用来镇着山下的恶鬼,现在还不知道有没有镇着。

老狐狸觉得无所谓,想着有地方住就可以啦,于是就开开心心跑去当自己家了。

倒是庙后面的那口井一到晚上他总觉得会爬出来什么东西。

是什么呢……老狐狸想了好长时间,觉得,应该是有一头乌黑长发的,一身白衣的,就跟眼前冒出来的鬼一模一样的……

老狐狸瞬间瘫倒在地,装死。

【稿】【超蝠】《永夜》

克拉克没有退后。他看着布鲁斯的眼睛,拉过他的右手。这时候蝙蝠镖才从他手中掉出来。克拉克小心翼翼地伸出舌头,轻轻的舔了一下布鲁斯的手心。右手伤口并不大,克拉克一舔,血就没有了,但是只一小会儿,会继续渗出来血滴,克拉克就接着伸出舌头,小心翼翼地舔一下。

这是布鲁斯。

这是布鲁斯·韦恩。

他必须小心翼翼。

【四月】

2

《老狐狸和井神》(从前有座山衍生)

老狐狸歪着头盯着趴在井边的井神,似乎是注意到他的视线一样,井神扭过头对着老狐狸露出灿烂的笑脸,能看到八颗大白牙的那种——然而井神笑的时间地点都不对,大晚上的,清冷的白月光,从来不梳理的长发,大白牙。

许久未曾受到如此惊吓的老狐狸瘫倒装死。

《瓶中龙》

王子买到龙的时候龙是被装在手掌那么大的玻璃瓶子里。整条龙只有鸡蛋大小,浑身漆黑,俩湛蓝的眼睛倒是被衬得透亮,像是阳光下的玻璃珠子。王子凑近了看,看到龙鼻子里喷着蓝光,整条龙仿佛就是大写的不开心。卖给他的法师说,这是一条神奇的龙。

【五月】

(似乎从这个月份开始专注同人了)

2

【超蝠】

《他们对此闭口不谈》(花吐症,乐高设定)

愁云满布了正义联盟很长时间,但这些愁云也在成员们看到联盟重要成员健康回归后瞬间消散。超人和蝙蝠侠如何治愈自己的花吐症,对此他们也不多加追问,一方面忌惮蝙蝠侠,一方面,按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正联成员的话来说:“毕竟我们心领神会。”

《晴朗天气》(超级咖啡厅设定)

“我是蝙蝠侠。”布鲁斯喝完最后一口回答,“只在夜间工作。”

克拉克沉默半晌,说,“我想吻你,就现在。”

“我劝你别这么做。”布鲁斯放下杯子说,“你知道达米安就在对面那栋楼里坐着看着我们吗?只要你动一下他就会用氪石子弹瞄准你的头。”

“……可是我速度比子弹快多了。”克拉克说。

布鲁斯挑眉,“这倒是没错。

【六月】

4

【超蝠】

《不明日常-1-先生,要搭车吗?

雨滴啪嗒啪嗒打在车窗上,车身上,克拉克甚至不需要他的超级听力就能听到因此发出的不小的响声——哦,这辆几乎要报废的车还是他到汽车厂廉价租来的,他旁边的窗户都合不上,露着不大不小的缝隙,冰凉的风和雨就通过这个空隙不断地拍打在他脑门上,额前的那捋卷毛因为被雨打湿而搭在额头上,他的眼镜也模糊不清。

《不明日常-2-搭车吗?》

布鲁斯立刻调头开往超人落地的方向,而越往中心去,越能看到那些被毁掉的建筑物。说实话,有时候会为此感到头疼,并不是说他头疼正义联盟对建筑物的赔偿——那些他付得起,他头疼的是为什么这些超级英雄打架的时候动不动就要毁掉街道,毁掉高楼大厦,甚至还时不时的引起爆炸。

哦,还有仗着自己是钢铁之躯就乱来的超人。

《不明日常-3-等公交?》

布鲁斯·韦恩不是很有钱吗?庄园,豪宅,大大小小的集团公司,车随便换,司机随便雇,他甚至可以开直升飞机降落到星球日报的顶部,为什么他偏偏要在这个点,这个站,这个和他肩并肩的地方,一起。等。公。交。

《不明日常-4-达米安不开心》

是的,那个红蓝大个子就在他父亲旁边,挂着一脸伪善的笑容去讨好他的父亲。额前那一小撮卷曲的头发,爽朗阳光的,甚至是有点可爱的笑容——都让达米安非常讨厌。自小在刺客联盟长大,历代罗宾武力值最高,有一千种方法杀掉一个人的达米安,在面对无坚不摧的钢铁之躯时,只能想到一个方法,也只有一个方法——氪石。

【七月】

9

【kontim】

《不明日常5- 衣柜里的二十分钟》

一向睿智的红罗宾觉得自己就在刚刚犯了个不大不小,但是不可挽回的错误。而现在,他只好尽量使自己团成一团,以此来拉开他和超级小子的距离——虽然无济于事。

“嗯别担心罗宾。”超级小子干巴巴的说,他也尽量使自己直起身子,小心地让自己不去压到他,“还有十九分钟我们就可以出去了。”

十九分钟。

红罗宾心里叹了口气。

《不明日常6-下雨》

准备撑伞离开的康纳注意到了站在图书馆门前那个清瘦的身影,于是他把手中的伞用超级速度塞回了背包里然后慢慢悠悠的走到他旁边——隔着好长一段距离但是能用余光瞟到的那种旁边。

《一个吻》

“抱歉康纳,我已经不想要花了。”

提米说这句话的时候,康纳正抱着一大堆五颜六色的花站在他面前,没错,不是一大束,而是一大堆——真的是很大,很大一堆。康纳伸出的双臂抱了满怀,那些花似乎快要漫上他的脸,他的脚下也稀稀落落的掉着花朵。提米距离康纳不是很近,但仍然觉得花香过头的扑鼻。

《不明日常-番外-二十分钟》

此情此景,太过熟悉。

在某次惩罚游戏后,提米和康纳又被塞进了柜子里,不过这一次他们不像上次那样……拘谨。提米还是缩在一边,康纳还是半跪着,用手撑着提米这边的柜壁。彼此放松的状态比上次的感觉好很多。

好太多了。

《星星》

“你眼里有月亮,康纳。”提米笑着说。

“你眼里有星星。”康纳回答,后来想了想又加了一句,“还有我。”

《他的小鸟》

康纳蜷缩在床上,不断的祈祷提米死后得到永恒的快乐与安宁。

他感觉不到他在哭泣,他也无法停止。

他的小鸟彻底的飞走了,一去不回。

《漫长岁月》

康纳问他记不记得他们确定关系的那一天。

提米不会忘记他和康纳在一起的每一天。

“我原封不动的还给你,提米,你就是最好的。”

康纳站起身吻了提米的额头,他的眼睛,他的脸颊,他的鼻子。

最后,他的吻落在他的唇上。他苍老的,干燥的,皱皱巴巴的嘴唇上。

提米微笑着,让康纳握紧他的手。

康纳照做了。

“我很幸福。”提米说,“我梦到我变成一只小鸟。”

“我的小鸟。”

“没错,是你的。”提米闭上眼,“我遇到你之后,你吻了我一下,然后我变成了人。”

“我现在也可以吻你。”康纳说。

“是的,你可以。”提米这一次没有拒绝康纳。

他弯起嘴角,闭着眼睛。

“请吻我吧。”

《不明日常-番外2-雨夜》

康纳有些不知所措,他不需要扭过头去就能知道提米现在是什么样子——两只脚丫子光着,一只踩在地下软绵绵的地毯上,一只踩在沙发上,穿着他的四角大裤衩,身上松松垮垮套着他的黑色T恤,有S的那件,不,他所有的黑T恤几乎都有S。然后肩膀上搭着条毛巾,头发湿哒哒的还在滴水,嘴巴里含着根棒棒糖,眼睛认真的盯着电视机看着他们刚刚选的片子。

《亲吻他的唇》

“有机会的话我一定要带你去堪萨斯看看。”他坐在床上对着空气说,“你不知道堪萨斯的夜空是多么美……”

【八月】

8

《小瓶子》

小瓶子里塞进了一张纸,然后被扔进了一条河。
小瓶子顺着河流飘,落叶打着旋地落在他头上,问他去哪里,小瓶子还没来得及回答,落叶就被风带走了。
小瓶子路过一群蝌蚪,它们甩着小尾巴看它从它们身边路过,路边的草啊花啊特别好看,小瓶子还没来得及细瞧,就被小河推走了。

【kontim】

《吃醋》

康纳穿着一件女仆装

《信任练习》

这种感觉相当奇妙,再向后倒的时候他跟平时有些不太一样——在高空中荡绳索的时候只有他一个人,他只相信手中的钩抓枪和自己的技巧还有他的万能腰带,从高空中降落的时候他相信自己的头脑还有万能腰带,还有钩抓枪——总之,他就是一个人。

可现在,他在他知道他身后有人,并且他会接住他,这让他有点,心神不宁。

【超蝠】《一天》

“……克拉克。”

那个一直发出杂音的机器人突然叫了他久违的名字,虽然特别小特别小,但他可是拥有超级听力的人。

好多年了,好多年没有人叫他这个名字,这让他有点晃神,他一瞬间想到了堪萨斯原来的农场,他们的房子,妈做的苹果派,爸手中的烟,星球日报里经常弥漫着的咖啡和纸墨味道,还有一个明明可以享受无穷尽钱财的富家子弟却偏偏让自己潜藏在黑暗中打击犯罪的人。

布鲁斯·韦恩。

好久不见了。

太久不见了。

【kontim】

《清晨》

“康纳你这个坏小子。”提米捏着嗓子低声说,“天天都欺负帅气的提米,现在就是我为主人复仇的时刻啦。”

《明月光》

“你耳朵红啦……”提米凑在康纳耳朵边,还是笑着,呼吸喷吐在康纳脸上,让他感觉整个身子都酥掉一半。

“你也红。”康纳头也不回的反驳。

提米没吭声,只是抱紧了康纳,任由康纳背着自己走。

现在正是晚上,月亮在天上挂着,康纳看到影子被自己踩在脚下,一点一点向前延伸,他们走的这条路特别静,除了脚步只有细小的虫鸣声。

康纳就这么背着提米走。

很久很久之后,康纳才从听到特别小的声音飘到自己耳朵里。

“是的。”提米小声说,“我也红。”

《口疮》

在提米掀起的上嘴唇和下嘴唇,康纳看到了至少有三个地方长着发白的小圆点,泛白的地方就围绕着白色的小点扩散。

《空房间》

红太阳光与粉氪与康纳与提米

【九月】

12

【kontim】

《I relly like you》

没有头罩的包裹康纳能清楚的看到提米脸上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动作,提米的蓝眼睛亮亮的,安安静静的看着他。

而他想到了那个没有结果的梦,还有刚刚他们差点就接吻的这件事情。

康纳紧张起来,但他感觉自己在靠近提米。

提米在冲他微笑,没有躲,像是在等着他。

晚风很轻柔,带着麦子的香气卷过来,不远处还有虫鸣声,离他最近的声音是提米的心跳。

而他就随着这一切吻上了提米的唇。

《酒后》

提米仰躺在公寓的沙发上,沙发不大,所以他把头枕在扶手一边的时候,他的小腿就搭在另外一边,他在看着天花板,上面有一条缝,他知道这是屋子受潮之类的原因才会裂开的缝,但是他仍然盯着它,想象着那条缝里会掉出好吃的糖果,或者是一个温暖的哥哥,或者是一只白毛狗,再再再或者,是一个穿着黑色T恤的小子。

《RUDE》

康纳难得穿上西装,在小公寓的镜子前认认真真梳理好头发,又拽了拽自己的衣服使它看起来更加平整一些。提米好几次都跟他说过他的适合穿西装。

“也许黑皮衣也不错。”提米也这么说过。

不过今天不适合穿皮衣。今天,他要做一件大事,天大的事。

《喵》

提米专心致志地舔着自己的手,粉色的舌头一下一下划过他的手背,他甚至还享受地眯起了眼睛,耳朵也跟着向后低下去,那尾巴有一搭没一搭地甩一甩,然后那柔软的尾巴尖,就晃啊晃的,落在了康纳的大腿上。

《小鸟和勇士》

“我是一只被巫师诅咒的王子,如果你吻我一下,我就可以变成人啦。”提米扑着翅膀落在勇士面前无数次的重复这句话,然后提米也清楚地知道他下一句话会是什么。

“我是不会吻一只鸟的,我的任务是去救公主。”勇士说。

《停电》

康纳的手还放在提米肩头,他再次低下头,离得提米很近,近到可以闻到提米唇上的可乐味,他把目光都集中在提米微薄的双唇上。

不是今天,不是现在。

《关于梦的小段子》

提米有一对儿戒指,一个戴在自己左手无名指上,一个穿在细链子里挂在脖子上。朋友问起时他会笑着说是男朋友的。当问他男朋友在哪里时,提米又笑笑说他不记得了。

什么模样?

忘啦。

什么名字?

忘啦。

你怎么什么都不记得啊?

因为我老了呀。提米回答。

《童话故事》

他是提摩西·德雷克·韦恩,被韦恩集团收养的义子,智慧超群,在高中时期认识了同校的康纳并暗恋他很长时间,而康纳突然失去踪影让他伤心和很长时间。大学毕业后然后他被派遣到大都会的分公司工作,因此又重新遇到康纳。他们在一个独处的夜晚互诉衷肠,得知互相暗恋之后开始了他们的同居生活,后来康纳向他求了婚,他答应了康纳之后辞去了工作,和康纳一起到了堪萨斯生活,他们养了条白色的狗叫小氪,他们开了个不大的花店,每周末布鲁斯他们会来堪萨斯,他们会一起享受他们的家庭聚会。

《撒谎的话鼻子会变长》

“你听声音最低的限度是什么?”提米问。

“除非你是蚂蚁的声音吧。”康纳笑着。

然后提米在小声的说了一句,康纳就瞪大了眼睛。他一动不动的,像是一个没有出生的木偶。

“所以……你听到了吗?”提米小声的问。

“没……”

咚。

提米被康纳突然变得老长的鼻子戳下了房顶。

《墨镜下》

他的眼睛是蓝色的。康纳后退了一步,在目光触及到罗宾光滑的肩头时又硬生生吧注意力挪回提米湛蓝的眼睛上头去,一边告诉自己不要乱瞅,但脸颊却为突然看到不该看的东西微微发热。

《不能告诉你》

“也许我应该勇敢一些。”康纳说,同时压低了身子去看提米,蓝眼睛一眨一眨的。

“对,伙计,勇敢一点。”提米拍拍他的手臂,困倦地闭上眼睛,指了指窗外,“去吧,我等你的好消……”

提米喉咙里的字眼和没有来得及吐出来的花,都被突如其来的吻堵在了嘴巴里。

紧接着提米唰得睁开了眼睛,他从没把眼睛瞪的这么大过,以至于眼角都疼。但眼前的发生的事情是真的,是真的。

《今天有什么新鲜事?》

“情书。”梅干眨眨眼,那食指在嘴巴前比了一下,“不要让康纳和提米发现。”

阿尔米斯瞪大了眼睛眨了眨,“他们终于在一起了?”

【十月】

3

【kontim】

《噩梦》

康纳被漆黑的海水从脚下淹没到头顶的时候醒了,他不需要呼吸,但是他在大口大口地喘气平复频率过快的心跳,他不需要流汗,但是额头布满了汗珠,他甚至在发抖,然后他注意到窗户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开了,晚风吹起自己洁白的窗帘,皎洁的月光就那么洒在地上。

《一个恶作剧》

没过多久康纳撑着下巴看着提米,“所以我是掌握了你的一个弱点?”

“这不是弱点。”提米此时的表情像极了蝙蝠侠,“我可以克服它。”

“哦是吗。”康纳笑着点点头,然后他凑上去,贴着提米的耳朵对它吹了口气。

这次提米躲得比上次还快,双手捂着耳朵跳得更远了些,然后停了几秒后又在康纳恶作剧得逞的笑容里冲上来,揍了他一拳。

《罗宾们看到了红罗宾和超级小子在暗巷里接吻》

“哈!”卡西发出一声尖笑,“你们居然试了!哈!真是朋友的话是不会去尝试的!”

没有人笑。

康纳看着她,提米把眼睛也从手机上挪到她脸上,嘴巴一张,康纳又送去一根薯条,然后康纳也叼着一根。

而卡西?她看着他们把那根薯条吃完,才彻底地反应过来。

“操。”

【十一月】

13

【kontim】

《Give Me A Kiss》

“真的?人鱼?”达米安抱着手臂,把脸皱在一起,迪克捏着达米安的脸蛋,阿福还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杰森?他顶着他的红帽子在睡觉,布鲁斯在看窗外。

提米笑笑,小心的把它放进自己的盒子里。

我也会想念你。

再见。

那枚半个手掌大的蓝色鳞片,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罗宾和超级小子之间有什么将要发生或已经发生吗?

这件事情,说来奇怪。

最开始发现这个的是迪克。

也说不上是什么大事,只是自从把康纳和提米调换到同一队伍中后,他们两人的关系就似乎越走越近——当然这并不是什么坏事,他很乐意见康纳瞬发的暴躁越来越少脾气越来越好,也更乐意见提米可以有一个能聊天能亲近的朋友。

但是。

《His Clone Boy》

“他睡着了。”提米小声说,“不要吵到他。”

小氪喉咙里还在呜咽,提米揉揉它的头,把康纳搂进怀里,像他们平时互道晚安那样去亲吻康纳:“晚安,我的克隆小子。”

康纳没有回应。

现在正是夏季夜晚,风一点一点从窗户外吹进来,掺杂着几只虫鸣,夜空上缀着星星,间或还有一两只萤火虫飞过。

他们今夜仍然像往常一样,像他们在一起的许多个夜晚一样。

《野兽困于囚笼》

Robin的制服领子把脖子遮去了一半,披风遮盖了他的腰臀,手套武装着他修长的手。那双灵活的手,正跳跃在高科技的操作盘上。

Conner眯着眼睛,他倒是可以嗅到Tim那没有被包裹着的头发上散发出的清香。

真巧,那也是他常用的洗发露。

【Superdick】《Night》

Dick不知道这是怎么开始的,在他回过神之前他就已经被Clark按在他们平常吃饭的餐桌上了,桌子中间他能看到放在桌子中间的株绿萝的叶子晃动得厉害,透明瓶子里的水是他今早出门前刚刚续上的,那株绿萝生出的根就浸在其中,纠缠成一团,他想着明天应该重新买个花瓶。

【稿】贱虫

【手动打码】

【Jim/Blair】

《Shhhh——》

吉姆睡着了,就躺在沙发上。

他盖着布莱尔不知道从哪里淘来的毯子,被阳光暖洋洋的笼罩着,连手里的书掉落在地板上他都不知道——哦,当然,他睡着了。

《Tell The Trut》

“好好好好好我洗我洗我洗。”瘦小的布莱尔被身高体壮的吉姆压制,蓝眼睛眨啊眨的,脸蛋不自然的红起来,勾着吉姆在他脸上咬了一口。

很疼。也不是特别疼。

但布莱尔心脏跳得很快。

吉姆注意到这个姿势有多暧昧后他拉开了与布莱尔的距离。

这个距离保持了十几年。

【superbat?】《红与黑》

太阳升起,黑披风和红披风相拥着享受它们最后一秒。

很快的,红披风的主人带着它离开了,张扬地在空中摇曳着,比太阳更刺它的眼。

黑披风沉默着,如同他的主人一样。它不再感觉自己寒冷,或许是因为太阳,但它确信更多的是因为红披风带给它的温度。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感谢拉奥。

【Jim/Blair】

《争吵》

吉姆捧着爆米花走向沙发的时候,突然有什么东西让他脚下一滑,捧着一桶的爆米花倾覆在地,当吉姆反应过来时,布莱尔就在他怀里头笑得跟什么似的。

吉姆看着布莱尔笑弯了的眼睛,鼻前混着草药和焦糖的甜味,爆米花哗啦啦地落地声敲打着地面,也敲打着他的心。

《布莱尔向灵媒问爱情路》

收到问题之后的灵媒很快行动起来,她把水晶球摆到桌子中间,布莱尔用蓝眼睛盯着它看,只能看到自己那张被扭曲过的脸还有身后吉姆不太清晰的影子。灵媒带着诸多装饰的手在水晶球上晃了半天,最后看着他说,“你已身在爱河。”

《咬一口》

事实上,尖牙刺破皮肤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疼,前面那两次实在是粗暴了。这会儿温热的口腔包裹他的手指,柔软的舌头还因为吮吸舔弄着——嗯……还……勉强可以接受吧。

吉姆喉结动了动,另一只手不由自主地搭在布莱尔脑袋上揉了揉。

他现在真像一只饱食后乖顺的猫。

《睡觉》

吉姆从枕头里抬起头,布莱尔又回到了他刚才的位置,坐在沙发上写他的东西。吉姆能嗅到布莱尔来回他床边的草药味,弥漫在空气中,一直蔓延到布莱尔那里。

没什么其他动作,就是写字。

吉姆又叹了口气,想着这个声音的话他还可以勉强接受。然后他爬起来喝了口水。在把手缩回被子里前,还不忘关掉白噪音发射器。

现在,他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十二月】

(从十月末到十一月就出了kontim的坑,结果没多长时间,十二月底16年小尾巴的时候,就突然又屁滚尿流的爬回来了_(:з」∠)_)

6

【Jim/Blair】

《不要说话》

布莱尔咧着嘴乐起来,也不知道自己乐什么,然后他推了推吉姆:“吉姆,你说我们之间会发生什么吗?”

吉姆没说话。布莱尔不知怎么莫名地紧张起来,然后他听到吉姆笑了笑,又感觉到吉姆的手指擦过自己的脸颊。

“睡吧。”

布莱尔感觉自己的心脏砰砰直跳。

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早已在发生了,不是吗?

《Dunk》

吉姆感觉自己胸口里翻滚着的烦躁安静下来,年轻人在他对面,把头靠在车窗上看他。布莱尔眼皮开始上下打架,眼睛也有点失焦。

“你会结婚吗吉姆?”布莱尔声音小了点,“咱们家下面的那个空房子——我可以租吗?如果你结婚的话?”

吉姆调整了下坐姿,把头靠在靠椅上。布莱尔的半张脸隐没在盖在他身上的衣服下,但吉姆可以把同样隐没在那衣服下的话听得特别清楚。

“我还可以跟你做搭档吗?”

“我还可以出入你的公寓吗?”

“我还可以和你周末出去玩吗?”

“吉姆……吉姆……”

一句比一句低,一句比一句模糊不清。但同样的,一句比一句更沉,重重地砸在吉姆身上,在他胸口垒大石,把他压得喘不过气。

【kontim】《蔓越莓曲奇饼》

后来康纳向提米复述了这件事情,提米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没什么太多表情。

“他们认为我们在谈恋爱。”康纳喘了口气,“真够疯狂的。”

提米转头看着他,蓝眼睛好看得像颗宝石,“你不这么觉得吗?”

【Batfamily】《韦恩安全公司》

安全公司刚成立提米就立刻被布鲁斯调了过去,距今为止差不多有半年了。

《深夜饥饿怎么办》

迪克从提米的卧室里出来,给他关好门。他走过达米安的,路过杰森的,经过阿福的,跨过布鲁斯的。

直到把自己扔进柔软的床里盖好被子后才发现他在哼歌。

肚子被填得很满,被子也很温暖。

迪克闭上眼睛,和所有人一样安稳地入眠。

【Kontim】《蝴蝶振了三次翅膀》

哥谭不同堪萨斯,晴朗的天气少得可怜,时至雨季便会没完没了的下一场接一场的雨,厚重的云层铺盖在哥谭市上空雷电在其中隆隆作响,一遍又一遍地洗刷这个城市。

数了数,震惊了,不算脑洞之外今年写文一共六十三篇,六十三篇啊旁友们,以性命担保,有史以来最高产的一年。同时有种不可名状的悲伤啊感觉今年什么正事都没做成……翻滚大哭。

今天Get到一条,“要做重要的事,真正的让自己感受到快乐的事。”

写文使我快乐,这个没错,但使我觉得有意义并且持续快乐的事是自己的生活,新的一年要把重心放在生活上头去,赚钱养家【不】。

不会放弃写作,不会放弃这些让自己快乐的事情。

需要认清主次,抱抱自己,新的一年加油XD。


———————————————————————————————————————————

16年 图片总结

图片总结,一张张挑,排版太麻烦了,干脆截图【你】

———————————————————————————————————————————

絮絮叨叨的总结

2016年终总结


16年的开头我有点想不起来发生了点什么,最开始我只记得去年的这个时候回了家,在家里头醉生梦死,一月份二月份只记得爷爷头发越来越白,大晚上的过年回家,路上见到一只猫,跑去买了火腿以后发现又来了一只,两只猫亲一亲闻一闻,然后我又跑去买了火腿,喜滋滋看它俩吃完才回的家,后来在发生什么也记不太清,仿佛被偷了几个月的时间。只记得从家蹦跶到北京,再从北京回到家。

四月末五月初因为亲戚家里的变动,我放在亲戚家的东西要全部搬回来,把所有东西收拾回家的时候跟母上说想去杭州工作,母上说行啊,去吧。于是我就开始漫长的,一边准备作品一边在网上看杭州那边公司的日子,其实也没多漫长。中间想学点新的东西,但怎么说,挺失望的。啊,还申请开了个淘宝店,但是没什么东西可放后来再登就被关了。

五月的时候软磨硬泡家人,于是我就拥有了第一只真正属于自己的猫,母上朋友家的,一窝,都是母的,我就很开心,抱走的时候人家帮我挑哪只好看,想要那只三花,但母上在电话里坚定地跟我说:“有它没我有我没它。”好吧,母上能同意养猫也很不容易,十几年了终于同意我养,我很珍惜,我很乖,随手摸了一只不管那家阿姨说多丑都抱回了家。

刚满月的小猫,软软的小小的,一路上把眼睛瞪得很大,不叫,就拿眼睛看着我,它眼睛上面有两抹橘色的小点,看起来特别委屈,所以看着它的时候我总会有种莫名其妙的负罪感【。】回到家后反对我养猫的父上母上比我还激动,我们仨人就在客厅蹲着看它蹒跚着走,厨房正在烧菜的锅在响,客厅里的钟表在报时,父上母上的说话声和笑声,还有猫细细的叫声,这一切一切都让那段时间因为找工作而烦躁不已的我感受到了平静。

我霸占了取名字的权利,跟基友商量说想叫瓜皮,基友说有人叫了,还发过来张截图,嗨呀好气!愤怒地选择了啾啾这个名字,不管,喜欢,叫了这个名就是我的猫了。有了名字父上母上也开心地叫,从此以后我就化身晒猫狂魔,微博上,空间里,一天两三百张的发图,然后被朋友疯狂抨击扰乱秩序,略略略,不管,就是扰乱。

啾啾,蠢啾,我的啾。半夜睡觉的时候会暗搓搓的爬起来捏捏睡在旁边的蠢啾,小小的,软软的,像是我稍不留神就会捏断它的骨头,整个人因为蠢啾的鼻子眼睛嘴巴牙齿爪子肉球尾巴耳朵变成柔软的猫毛。疯狂地大喊大叫我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

那段时间我所有的一切都是在围绕着蠢啾。

它小,不敢跳下床,也不会跳高,所以它想到地上的时候就会喵喵的叫,我把手伸过去它就知道踩上我的手,往高处去也会叫,我把手伸下去它就站起来让我掐住它两边提起来,很聪明很可爱。十月份的时候回家也这样做来着,蠢啾在我脚边叫,我伸下手去,蠢啾站起来,然后我一捏,它整只猫就向后瘫倒在地还一脸哀怨的看着我。喂,这锅我不背,是你太胖了。

蠢啾来之前我就准备好了各种东西,但是猫粮没买好,折磨蠢啾的肚子,半夜放个屁能把我直接熏醒,半夜难受还在我脑袋旁边喵喵叫,太困没理它,然后它就在我脑袋旁边拉屎,在我被臭醒后一脸哀怨地看着我。

后来过了一两天才反应过来是猫粮的问题,问人,换猫粮,然后蠢啾还在我脑袋旁边叫。

好的主子,是的主子,我这就给您添猫粮。

六月的时候开始从超蝠啪嗒一下子蹦到了kontim的CP,这时候我已经废到什么地步了,整天醉生梦死的撸猫撸同人看漫画,正经准备作品的时间很少,还有一部分时间被开始逐步点跳跃能力的蠢啾骚扰,从我的键盘上数位板上毫不留情的踩过去,躲在电脑屏后面用爪子挠我打字的手。我会把它放在旁边的窗台上,蠢啾对着外面思考人生,我叫它一声,它就动动小耳朵回头看我。有时候还跟我吵架,一声比一声高,走一半我冲它叫它还扭过头来给我一个鄙视的眼神叫得更大声。

喂,想想谁整天给你铲屎!喂你粮食!

六月中旬母上强制性地给我办了健身卡,然后我就开始专注游泳馆,在游泳馆里头醉生梦死。

我不会游泳,但是游泳馆里有大妈大叔教,非常热心,另外我也喜欢在水里泡着的感觉,烦躁不开心的,很快就会消失。

那时候我基本上就是每天早晨被绕着我疯跑没事挠我两下咬我两下,饿了就在我脑袋旁边叫——不知道它怎么回事还专门对着耳朵,叫得那叫一个撕心裂肺,实在叫不醒我,它就会顶着一张与生俱来的哀怨的小脸蛋趴一旁睡觉。

每天就是,在家里头,准备作品,看杭州那边的公司,投简历,看漫画,撸同人,摸鱼,加群,聊天。

那时候很开心,非常开心。

六月末的时候愚蠢的弟弟有时间可以跟我一起浪,我就跟他搭一块儿,叫他跟我一起办了张健身卡,游泳跑步聊天,有事没事一起出去吃饭,玩,扯皮。

七月的时候,忘了有什么发生,满脑子都是蠢啾,蠢啾的毛长,两个月就是只漂亮的小母猫。父上每天看着我撸猫,天天念叨着要养狗,后来有天他抱回来一只泰迪跟一只暹罗,两只刚来的倒是自在,蠢啾就怂得连门都不敢出,躲在我卧室的制高点——电脑椅背上冲着新来的两只呲牙咧嘴。后来我不知道怎么扣响了小泰迪和小暹罗的心门,它俩都围着我转,半夜睡觉的时候都会跳上我的床,充当左右护法,然后蠢啾就顶着它那张哀怨的脸呲牙咧嘴犹如脱缰的野马飞奔出我的卧室。

我很难过,我很痛苦,大半夜爬出卧室微博上直播跟蠢啾的爱恨情仇,然后蠢啾跑去母上卧室,而我一觉醒来掉了十个粉【X】

后来它们熟起来,就开始明争暗斗你追我打,蠢啾和那只叫煤球的暹罗打架,那只叫宝宝的泰迪就在后面追着跑给它们当拉拉队,家里一度鸡飞狗跳。那个宝宝泰迪,逮空就不可描述的去玷污蠢啾。很愤怒,你是只母泰迪啊!

像是所有快乐都短暂所有时光都流逝,八月中旬的时候我接到一家北京公司的面试通知,然后就开始往北京蹦跶,本打算去面试后跟朋友聚一聚就回家,得亏我朋友留我住了一晚,不然第二天我还得买票奔北京——公司打电话,通知我入职。

很开心很激动,因为这个公司是我在一年前翻来滚去想进的一家公司。

我在北京呆了一星期,在基友家住着,每天看她撒狗粮,然后我很傻逼的穿着一件长衬衫,奔走在被我家热个几度的北京。体检,银行卡,房子,这一切都办妥订好入职日期后我开开心心的跑回了家,收拾东西去开启新世界大门。

后来回了家,那只叫煤球的小暹罗被原家主人的侄子抱走了,家里头只剩下蠢啾和宝宝。不知道为什么有点难过,想着,没有喵没有汪陪煤球玩。

再之后呢,在我离家前,我看到了蠢啾屁股后面若隐若现的俩毛球。

…………………………………………………………………………………………………………………………………………???????????????????????????????????????????????????????????????????????????????????????????????????????????!!!!!!!!!!!!!!!!!!!!!!!!!!!!!!!!!!!!!!!!!!!!!!!!!!!!!!!!!!!!!

你他妈不是母的吗??????????????????????????!!!!!!!!!!!!!!!!!!!!

我抱过来就是一通揉捏确认,蠢啾喵喵叫着仿佛我侮辱了它,甚至母上都跑过来教训我这不人道。

我:……………………………………

这件事情击溃了我,我的世界崩塌了,我感觉我被欺骗了,我感觉我受到了侮辱,我是谁,我在哪,这是什么地方,我还想让蠢啾生一窝小猫,我,我,我……哽咽。

后来我被毫不留情地嘲笑了。

艹。

八月末我跟母上到了北京,母上帮我收了几天快递整顿房子后就回家了。上班时收到母上回家的短信,坐公交下班回家打开门,把自己扔在床上,觉得,这真的是我开始脱离家庭,迈向社会,迈向渺渺未可知前路的第一步。我很害怕,很紧张,但我必须面对。

九月适应工作环境,整个人都抑郁得想自杀,公司人都很好,带我的汉子也很细致,但就是,很抑郁,想消失,疯狂地撸kontim来发泄,时时刻刻像是被针扎着,想随便拽一个人来说话,但因为八月的一些事情我基本上脱离了同好圈,也不能拽着网上的亲友,跟基友聊就容易给别人传递负能量,每天都忍着憋屈着,内心里尖叫,不得宣泄。

十月公司搬了家,我本来公司上班时间就迟,每天我就开开心心睡到九点钟,晃晃悠悠爬起来坐十分钟的车去公司。在公司工作两个月,能力有提高,但还不足以成为新手,年底赶项目需要成手,所以biu地在十月末离开了公司。

总监跟我谈过话,说我工作的事。带我的汉子算是我半个师父,拎着我到小黑屋里谈了几次话,说我目前的能力,水平,优点,缺点,问我将来的发展方向,非常细致非常贴心,最后跟我说,“要永远抱有一颗赤子之心。”

所有的结果我都有心理准备,虽然离开心里确实有点不舒服,但是我可以承受,可以接受。

谢谢,真的,非常感谢。

十一月就醉生梦死的宅在家,撸作品,投简历,不敢跟父母说不在公司,想回家撸啾,打游戏,每天三四点才磨磨蹭蹭爬上床,基友从手机那一边担忧我的性命,每天嘱咐我早点睡早点睡。我满口答应,然后嗑哨兵,心情不好生活压抑就非常想产出,很开心也很痛苦。

十二月初的时候投简历,被一家公司邀请面试,名字听着耳熟就跟基友说,基友后来才跟我说是她所在的那家公司。然后面试,入职,重新成为一只有钱拿的苦逼兮兮地上班狗。跟基友上班,下班,每天聚在一起说想撸猫。

离得有点远,每天起床很痛苦,路上还要堵,想搬家,看样子这个月末是搬不了,那就下个月中旬,希望可以转租出去搬走。

恍恍惚惚一年就要过去了,开头的几个月份我实在是想不起来。现在蠢啾在家里和蠢汪窝在一起玩,从小可怜变成了一只高冷喵,我也恍恍惚惚吧,总觉得水平有限,想提升自己,想不断的学习。今年有很多计划没有实施或者完成,想做kontim的游戏,剧本还没想好细节,杂七杂八列了表画了几个人,研究了一下软件,但又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拖延,想做KT的台历,想完成拖了很久的手书,想出自己的本子,想做水晶球,想换主机,想买相机——所有所有,很想很想的事情都太多了。

希望自己好好努力,好好加油,瘦一点,聪明一点,能力强一点,幸运一点。

很开心,一年结束后满脑子都是开心的事情,让自己悲伤悲痛的事情没记住几个,很好了。

新的一年好好加油,分清主次,认真对待工作对待生活,对待自己。

嗯,加油。


评论
热度(1)
© 空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