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出坑,散了吧

【kontim】酒后

16/09/08

 

提米仰躺在公寓的沙发上,沙发不大,所以他把头枕在扶手一边的时候,他的小腿就搭在另外一边,他在看着天花板,上面有一条缝,他知道这是屋子受潮之类的原因才会裂开的缝,但是他仍然盯着它,想象着那条缝里会掉出好吃的糖果,或者是一个温暖的哥哥,或者是一只白毛狗,再再再或者,是一个穿着黑色T恤的小子。

***

天气渐冷,刚入冬不久就洋洋洒洒的下了一场雪,康纳就咯吱咯吱的踩着雪回他的小公寓。他刚刚打工结束,没错,作为一个少年英雄来说,维持生计也是很重要的一部分,克拉克以身作则的告诉了他,他需要一份工作,于是他在大街上随便一逛就去了甜品店当服务生,店不大,偶尔店主还会让他带一两块蛋糕回家。

康纳瞅了瞅手里精致的包装,忍不住笑起来。

走回家比平常花的时间要更长一些,在他抖落肩上的雪一步步走到自己公寓门前时,终于明白一直嗅到那股浓烈的酒味来自哪里。当康纳打开门,他看到他面前的茶几上摆满了前段时间买的啤酒,包括地下也是,有一个啤酒瓶被踢翻了,有一点酒留在瓶子里,剩下的全都喂给了他在茶几下放着的灰色地毯,而那个始作俑者?正大大咧咧横躺在他的沙发上对着天花板点着手指数数,同时康纳还听到他嘴里念叨着的数字,“11002,11003……”

他数了这么多?

康纳叹了口气,直到他把门关好对方似乎才发现他,然后冲他挥了挥手,给了他一个平常几乎都看不到的傻笑,“里……里回来……啦? ”

“提米……”康纳把蛋糕放在鞋柜上头,对提米突然有违理智的行为有些不解,通常情况来说,这个小机灵鬼总是想方设法的让自己灵活的头脑更加灵活,可你瞧瞧现在,他连话都说不好,“你怎么进来的……不,你为什么喝酒,还这么多。”

 “里回,回来啦?!”提米这次声音大了些,康纳脱下外套回头的时候还看到提米皱着的眉头,还有微微瘪下去的嘴——而这些仅仅是因为康纳没有回答提米,如此孩子气的提米康纳还是第一次见,竟然还有点,可爱。

不过他的提米一直都很可爱。

康纳带着笑飘过去,俯下身在提米瘪下去的嘴巴上眉头上轻轻啄了两口,“是的,我回来了。”

然后提米傻笑起来,软软的伸着手拍了拍康纳的脸,“乖,乖,我,我等了里,特别久……”

“不会再让你等啦。”康纳任由提米软软的拍他的脸,然后伸出手捏了捏提米的鼻尖,被捏一下提米的眉头就皱一下,眼睛也会跟着眯起来,毫无威慑力地瞪着他,就像是他打扰了一只幼猫的睡眠。

软乎乎的提米使康纳笑起来,然后康纳又低下头去,而提米就得到了一个又一个轻的像羽毛一样的吻。吻很轻很轻,轻得把提米弄得很痒,他拍了两下康纳,想坐起来,但是整个人又浑身无力,然后他看着康纳,蓝眼睛眨巴两下,嘴巴一撇,鼻子就开始一抽一抽的。

康纳吓了一跳,还没问怎么了,提米就拽住康纳一边哭一边大舌头,“我,我……我动不鸟……”

康纳看着提米,看了有一会儿,然后他跟提米说,“你只要亲亲我就可以动啦。”

“真的吗?”提米噙着泪看他,眼睛睁着得很大。在得到康纳肯定的回答后,他两只手捧住康纳的脸,康纳配合的下降,然后提米就在他脸上印了个响亮的吻。

“亲这里。”康纳得寸进尺的指了指自己嘴巴,不过这下可没得逞,提米哇得大哭一边喊着骗子,受到惊吓的康纳这才连忙抱住提米让他坐起。

即便是喝醉后智商降到三岁,提米也还是聪明的提米。

康纳在心里惋惜着,调整了更好的姿势让提米靠在自己怀里。这时提米已经止了哭,只有鼻子还在一抽一抽的,康纳在旁边看着,一边心疼一边化成一滩掺了蜜的红糖水,他伸手抹了挂在提米脸蛋上的泪珠,又抱住吻了吻头发,“现在好点了吗?”

“好。”提米乖顺的点头,又往康纳怀里蹭了蹭,甚至主动用胳膊环住康纳的腰,蹭啊蹭的,“好久……好久不见里了……”

是挺久了。康纳玩着提米翘起的头发,手指缠了几圈再松开,看着头发跳一跳,再用手指缠住再松开,周而复始乐此不疲。然后那根调皮的头发突然离开康纳的手指,在他还没来得及反应时耳边又想起来提米生气的大喊,“回答我!”

“呃……”康纳想了想,“好久不见?”

“你都不想我!”提米表现得非常生气,“我叫了你那么多次!你一次都没听到!”

“我听到了,我从没错过你任何呼唤我名字的时刻。”看着提米眼睛又红起来,康纳连忙举着手发誓,“真的,真的提米,从来没有过。”

提米嘴巴撇了撇,又重新埋进康纳胸膛里,然后康纳感到胸膛上热潮一片,即使隔着冬季的衣物,他仍然能感觉到那是可以灼伤他的热度。

提米声音闷闷的,“你有。”

是的,我有。

仿佛他自己用TTK狠抓了一把自己的心肝脾胃肾似的,康纳此时此刻感觉整个人都被捏成了一团,心里头也是乱糟糟的,提米说他不在意不在意,可是,瞧,他胸口上的潮湿就是最好的证据。

康纳叹了口气抱住提米,拿下巴抵着他的头,一边安抚着拍着他的背,这样保持了很久,提米突然用他怀里抬起头来,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他。

“怎么了?”

“我想吐。”

提米口齿清晰地说出这句话。康纳连忙抱着提米飞向卫生间,提米勉强站稳对着马桶张了张嘴,然后又转过头来看着康纳,“我想睡。”

然后康纳又把提米抱到床上。刚躺下的提米翻来覆去后又眨着眼睛跟康纳说,“我想吐。”

忙碌的康纳抱着提米往返于卫生间和卧室数次,提米终于在客厅吐到了康纳身上而结束了康纳的苦力。那味道绝对算不上好闻,康纳跟着也差点吐出来,但也好在提米这之后就安静了很多,他拽着提米去洗澡洗衣服的时候,他都特别乖的呆在他旁边,执意等着他一起钻进冬日里温暖的被窝。

“别得意,我才不想给你暖被。”醒了一些酒的提米坐在沙发上这么说。

孩子气的提米被一起吐出了体外,康纳十分惋惜。

在忙活好一切之后提米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康纳蹲在旁边戳了戳他的脸,又捏了捏他的鼻子,最后落了个吻在他的嘴唇上面。

但沙发并不是个睡觉的地方,康纳跑到卧室钻到被子里,又等了一会儿才抱着睡着的提米放进暖烘烘的被子里。这会儿的提米,可真的是一只贪睡的小猫。

康纳看着他的时候总是不自知的在笑,他跟着钻进被子,双手把提米搂在怀里,嗅着他身上的沐浴露的香味,又把吻落在他已经吹干的头发上。

轻轻的,像羽毛一样。

像糖果一样。

 

***

提米被雨声吵醒了。

宿醉后的头痛得不成样子,更别提旁边还有呕吐物的臭味。天。

提米缓慢的活动着关节坐起来,在沙发上呆了一会儿,又抬头看了看天花板上的那条裂缝。

他必须马上把那条裂缝补起来。


评论
热度(29)
© 空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