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出坑,散了吧

【Kontim】亲吻他的唇

 

16/07/31

【PO主【得其神髓】发布的一条PO:“与艺术轻吻”,上附有四张真人轻吻石膏像的图。

【看过之后开的脑洞。


 

01

楼下的院子中间放着一座石像,它差不多跟人一般高,或许要低那么一点。石像周围开着粉色的花,那石像立在被花围起来的小圈中,捧着一本书,微微抬头看着天空。

这个石像康纳从第一天入住的时候就发现了。

康纳搬了家,他对搬家这件事很无所谓。不过新家周围人挺多也热闹,大家相处也和善,所以他还算喜欢这个地方。

他不擅长与人交流,所以他总是会捧着一本书,坐在楼下的院子里看,说是看,但他其实是借着看书来听他人的谈话,为他们的开心而开心,难过而难过——因为他不擅长与人交流啊。

康纳就这样一直沉默了很长时间,随时随地带着一本书,睡觉时放在枕边,吃饭时拿在手里,直到有一天他听到了有人叫他的名字。那声音他有些耳熟,感觉是个冷静稳重的青年,但他想不起来在哪里听到过。他循着声音走,走到了院子中那个石像面前。

“是你在叫我吗?”他问。

石像会说话吗?康纳觉得自己蠢透了,但他感觉自己的心脏快速地跳动着——他非常渴望能跟这个声音的主人交谈,这让他有种前所未有的亲密感,就算声音的主人是一座冷冰冰的石像。

“是啊。”石像对他说,虽然它一动不动维持着姿势,但康纳觉得这座石像在看着他。

康纳有些好奇,“那你怎么知道我叫康纳?”

“我就是知道。”石像听起来很高兴,“我知道这里所有人的名字,我每天都在尝试着叫他们,但是只有你听到啦。”

康纳像是被感染了石像的情绪,他也忍不住翘起嘴角来,“那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提米。”石像说,“提米·德雷克。”

 

02

青年穿着黑色的T恤,眨着他湛蓝的,明亮的眼睛,然后他对着他笑了一下,伸出手说,“康纳·肯特。我的名字”

 

03

康纳有了朋友,对他来说的朋友。自从开始与提米对话,他不怎么明亮的日子里仿佛一下子充满了阳光,他不会再捧着书读,甚至还主动跟隔壁的大爷,对门的小年轻打招呼。

提米每天都在院子里说话,跟太阳,跟风,跟小鸟,跟花。但是只要康纳出现,他就一定会把所有注意力集中在康纳身上,叮嘱他什么时候睡觉,什么时候回自己的房间,细心的,记着关于康纳的一点一滴。

康纳的房间里院子不是很近,所以在他离开院子时他无法听到提米的声音。每当周围人都回自己房间去的时候,康纳总是会想方设法地呆的晚一点,再晚一点。然后他就会听到提米轻轻的笑。

每次提米一笑,康纳就感觉自己的心啊,扑通扑通地,声音大地仿佛要震聋自己的耳朵。

康纳红着脸,回到房间时拿自己的那个本子,找了笔,小心翼翼地把自己隐秘的心事写在上面。

扑通扑通,像小鹿在心里头乱撞。

 

04

他抬起头,斑驳的光洒在他脸上,他冲着他笑了一下——这是他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喜欢。

 

05

康纳半夜被雷声震醒,入夏后雷雨不断,但是在夜里醒来康纳可是第一次。

他爬起来向窗外看了看,雨不小,时不时伴着震耳欲聋的雷声。接着他想到了在院子里立着的提米。

虽然说他是石像,但是他会不会冷?会不会害怕?康纳想,即使是石像,被雨淋着也一定不好受。

于是康纳爬起来找伞。

他找了很久,找的额上都是细碎的汗珠,翻了床边的抽屉,抽屉下的小柜子,床底下,他甚至掀开了床褥都没能找到。

他怎么就忘了买伞?康纳咬着手指头在屋子里乱转,他去开门,把手快拧下来都没能把门打开,他又不记得钥匙被他放在哪里。

提米提米提米。

康纳像疯了一样地担心被大雨吹打的提米,然后他打开了窗户。

风带着雨从窗户吹进来,淋了康纳一脸,他向下看了看。他住在三层,第二层和第一层都有防护栏,他可以把床单系在床角,拽着它到二层后他可以爬着防护栏下去。

康纳这么做了,除了对自己强壮的身体感到意外的同时,他飞快的向提米奔去,他仿佛在以前也这么做过,或许没有,但他满脑子都是提米。

路程并不远,但他跑过去的时候浑身都湿透了。他听到提米的惊呼,他听到提米叫他赶快回去。

“我,我只是……担心你。”康纳站在石像前,声音小了一些,这是他第一次遇到提米生气。

“不需要你担心!”提米愤怒的说,康纳觉得,如果提米会动的话,他一定会狠狠地打他一拳,“快回去!你疯了吗!你会生病的!”

“但是……”康纳声音越来越小,最后被大雨盖了过去,他就这么站在石像面前,提米也就这么沉默着。

大概过了几秒,或者几分钟,康纳才听到提米放弃似的叹息。

“康纳,你真蠢,你真蠢。”提米说,“你真蠢。”

康纳也觉得自己蠢,于是他靠近了提米。

提米比自己要矮一点,就算他抬着头在仰望天空。

“你真蠢。”他听到提米又说了一声。

“是的。”康纳承认,“我真的蠢,你也是。”

提米沉默不语。

康纳捧着提米冷冰冰的混着雨水的脸,小心地,颤抖着,印了一个吻在上面。

 

06

他终于颤抖着攀上他的肩膀回应他的吻,他听到他在啜泣,他的脸上或许有泪或许没有——他们淹没在大雨中。

 

07

康纳一如既往的来院子里找提米,不同的是他更近了一些,也与提米更加亲近。他会给提米一个又一个的吻,即使他能听到周围人说他是个疯子。

他才不是疯子,他们不知道他的提米有多好,他有多喜欢他的提米。

“停下,康纳。”提米的声音听起来气鼓鼓的,但是康纳觉得提米在害羞,“他们都在看着。”

“让他们看去吧。”康纳又给了提米一个吻,“我喜欢你,不需要藏着掖着的,我就是喜欢你。”

康纳还会给提米讲很多很多事情,讲他搬到这里之前的事情。

“我家在堪萨斯,每天都能闻到麦子的香味,还有一只白色的狗,我叔叔克拉克在大都会上班,是个记者,他经常会带着他在哥谭的一位朋友回家,每当那时候玛莎跟乔纳森——哦那是我叔叔的养父母。他们就会特别开心,我来这里之前,他们似乎在讨论结婚的事情……”

“他们不来看你吗?”提米问。

“什么?”

“你叔叔。还有你叔叔的养父母。”

“来了啊。”康纳挠着头想了想,“就在前几天吧,我叔叔来看我,不过我没带他进来,那些管理员不让。”

康纳歪着头想了些什么,他不由得笑出声,去握住提米垂在身侧的手。

“你干什么?”康纳甚至可以想象提米红着脸的样子——红着脸,皱着眉,用他漂亮的蓝眼睛看着他。

“我也想像我叔叔那样,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康纳握紧了提米的手,他笑意盈盈地看着望着天的提米。

提米的肩上落了只小鸟,啾啾啾叫得正欢。提米默不作声,但康纳知道,提米在脸红。

他喜欢提米,真的,特别喜欢。

 

08

他握紧了他的手,蓝眼睛一眨一眨的,仿佛发着光。

 

09

康纳跟提米呆的时间越来越长,他就越能听到周围的人骂他疯子。早晨他跟人打招呼的时候都会引过来一个看精神病的眼神。康纳为此很受伤,但他从不会在提米面前表露出来,他还是跟提米聊天,还是吻提米。

“他们都在说你是疯子。”提米声音充满了担忧,“康纳,我不希望你变成这个样子……你不要再跟我说话了。”

康纳摇头,坚定地拒绝。

“你得承认我只是个石像。”

“你是我的爱人。”康纳说,“就算你是石像。”

提米没再说话,他沉默下来,康纳也跟着沉默。但是周围的人不会。

你是个疯子。你真是个疯子。

神经病。神经病。

满满地灌进康纳的耳朵里面。

康纳想大叫,说自己不是疯子,说提米是可以说话的,说提米叫遍了所有人的名字,没有人听到,没有人来理会他,他不想提米变得跟自己一样孤独。

但没有人会相信他,他们只会指着康纳和矗立在院子中的提米,说,“你看那个疯子,又在跟石像说话。”

 

10

他和他把闲言碎语踩在身后,反对是他们的事,而相爱则是他俩的事。

 

11

骂康纳的话一天又一天在累加,甚至还有人往提米身上涂鸦。康纳愤怒回击之外拎着水清洗提米。洗好之后他就去亲吻他的唇,他的手。

“打碎我吧。”

在某一天清晨时提米对康纳说,他的脸上被黑笔涂鸦,身上被石子刻着乱七八糟的痕迹。但即使这样,提米的声音也是出奇地冷静。

康纳没有回话,然后提米又重复了一遍。

“打碎我吧。不然我就安静的做一个石像。”

“但你是我的爱人。”康纳说。

“我还是一个石像。”提米坚持。

“可你是我的爱人。”康纳声音开始颤抖,他抚摸着提米仰望天空的,冷冰冰的脸,“我怎么能再次失去你?”

提米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他笑了,“你看,你知道我是石像。”

“是……”康纳哽咽着,“可是我仍然爱你。”

提米笑着,声音温柔地像是要滴出水来,“我也爱你,康纳。”

 

12

鲜红温热的液体顺着他的手一直漫到他眼睛里,他的心里,他攥着他的手,紧紧地。

“我爱你。”

 

13

院子中间换了个小喷泉。

康纳不知道在床上躺了多久,他把石像推倒的时候他的心仿佛也随着石像的破碎而破碎,他枕边放着的书他再也没有翻开过。他就是整天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看着阳光出现在他房间里,再消失。

这样持续了不知道多久,在他不小心碰掉那本书的时候,他听见一个小小的,熟悉的声音叫他的名字,跟他说书掉了。

“提米?”康纳从床上坐起来。

“是我。”那声音说。

“你在哪?”康纳跳到地上,在屋子里转,“你回来了?”

“对啊我回来了。”

“再也不走?”

“再也不走。”

康纳松了口气,他瘫在床上,几乎要哭出来,“我以为我又失去你了……可我怎么看不到你?”

“你当然看不到我啦。”那声音笑了笑,“我在你心里。”

 

14

“提米怎么样了?”克拉克看着从医院里出来的布鲁斯问。

“还是老样子……”布鲁斯皱着眉,回头看了眼那栋白色的医院,“他总以为自己是康纳。”

 

15

“有机会的话我一定要带你去堪萨斯看看。”他坐在床上对着空气说,“你不知道堪萨斯的夜空是多么美……”

 

-END-

 

【吐个槽:

有点意识流的东西吧……我觉得需要解释一下才能看懂……

就是说康纳死了提米疯了,提米一直以为自己是康纳。

搬家就是到了精神病院,到了院子里后他迫切的需要一个类似精神寄托吧,所以就把石像当成了假想爱人,他也并不是分不清现实,只是他在逃避,或者也可以说他很少有分清现实的时候。

他有清醒的时候。

一个是他拿着的书,那其实是个日记本。所以当他找笔往上面写的时候这里是有些清醒的。

还有一处是在打碎石像之前,他知道那是个石像,并且他知道康纳已经死了,所以他说“我怎么能再次失去你?”

中间穿插着他们的过去,用他来表示是因为提米分不清谁是谁。还有他们的对话是康纳活着提米也正常的时候的对话。所以他只是把自己当成康纳在重复他们之前的日子。

最后他碰掉了那本书(日记本)是他又回归到初始的,以为自己是康纳的日子有点彻底的不知道自己是谁的意思。

但他听到声音说“我在你心里。”,这意味着他知道自己是谁但是他不能接受。

有点像两个小人在争吵,一个说我是康纳我是康纳,一个说我是提米我是提米,但他的大脑分不清楚哪个是真的那个是假的。

所以真真假假,就这么过着。

 

【再吐个槽:

全文完的结尾其实应该是“那声音笑了笑”那里结束,但我一开始打的是“我就是你。”所以把【失去提米疯了的康纳】换成了【失去康纳的提米疯了之后以为自己是康纳】。

诶嘿。

以上。


评论(1)
热度(28)
© 空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