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出坑,散了吧

【Jim/Blair】睡觉

16/11/29



“酋长,你再发出一点噪音我就把你的卷毛脑袋从你脖子上拧下来。”

这不是吉姆第一次从牙缝里挤出威胁了,是说,今天,每隔十几二十分钟楼上一定会传来咬牙切齿的声音,或者威胁,或者嘲讽,然后布莱尔就举着双手说好吧好吧,然后停止自己手上活动,去做另一件事。

布莱尔并非不理解吉姆,事实上,这是他的原因,在昨晚的盯梢任务里从头睡到尾,一早醒来就看到吉姆满脸倦意地盯着他跟他说早上好,顺手还掐了一把他的脸,疼痛使他从睡意中挣扎起来,才意识到自己睡了一个晚上。他本来是跟吉姆约好隔几个小时轮番盯梢的。

“你怎么不叫我?”

“叫了,你不醒。”吉姆看都没看他,跟交接的警探说了情况后才带着他回了公寓。

所以现在,吉姆需要睡眠,而布莱尔睡了一晚,精神得很,他窝在一楼做自己的事情,每隔一段时间就要被吉姆抱怨。

喝水,写字,看书,甚至躺在沙发上抖腿都会收获吉姆毫不留情的批判。

在第五次之后布莱尔终于忍不住了,跑到自己房间找到了白噪音发射器,噔噔噔跑到二楼,大爷似的往床头一放,抱着手臂看吉姆:“现在?”

吉姆躺在床上赤裸着半身,腹肌以下掩藏在被子里,他眯着眼睛叹了口气,“酋长,有这个你早点拿出来好吗?”

布莱尔哼哼两声,又跑下了楼,趴在茶几边,喝水,写字,看书,抖腿。楼上的吉姆安静得跟什么似的。

 

声音在白噪音的影响下恢复正常水准,听不到楼下年轻人发出的任何细微动静,安静地像整个人都不在了一样,像偌大的屋子里只有他一个人——非常适合睡眠。

吉姆也这么想,他立刻闭上眼,但过了很长时间也仅仅是维持着“闭眼”的状态。这就使他有点抓狂了,开什么玩笑?在这种安静适宜的环境中入睡反而变得特别困难?也许他昨天应该选择叫醒布莱尔换班而不是让他去安安稳稳地睡一整晚。

吉姆翻了个身,总觉得过于安静。他爬起来透过栏杆向楼下张望,一眼就看到布莱尔坐在沙发上不知道写些什么,头发扎在脑后,戴着他的圆眼镜。早上的阳光非常长充足,从落地窗洒进来,给布莱尔头发周围加了一圈金光,整个人看起来像是会发光一般。

吉姆叹口气,觉得安心了那么一点,叫了声酋长,布莱尔就回头看他,镜片有一瞬的反光,晃得他眼睛疼。

“怎么了?”

“水。”吉姆把脸埋进枕头里。

即使白噪音影响他的听觉他仍然可以听到布莱尔给他倒水的声音,端着杯子走上楼梯,然后放在床头柜上,然后在走下楼梯。硬质鞋底接触铁质的阶梯发出的声音并不大,那是应为布莱尔放轻了脚步。

吉姆从枕头里抬起头,布莱尔又回到了他刚才的位置,坐在沙发上写他的东西。吉姆能嗅到布莱尔来回他床边的草药味,弥漫在空气中,一直蔓延到布莱尔那里。

没什么其他动作,就是写字。

吉姆又叹了口气,想着这个声音的话他还可以勉强接受。然后他爬起来喝了口水。在把手缩回被子里前,还不忘关掉白噪音发射器。

现在,他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评论
热度(12)
© 空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