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出坑,散了吧

【Jim/Blair】咬一口

16/11/26

 

01

布莱尔咬了吉姆一口,就在他手腕上头。皮肉挤压着肌肉连带着骨头,疼痛被他的感官强化,从手腕处一直蔓延到全身。吉姆毫不犹豫地发出痛呼,一巴掌拍开对方的卷毛脑袋捂着被咬的地方一看,留在他腕子上的牙印已经渗出点点血迹,而抬头再看布莱尔,对方正眨着蓝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自己,嘴边露出的两颗尖牙毫不掩饰地向吉姆表明了主人的需求:鲜血。

布莱尔是吸血鬼这件事情没几个人知道,甚至是同居四年的吉姆也是最近才发现。据布莱尔说是家族问题,可能会在某些特定时段觉醒,也可能一辈子就被人类皮囊包裹着变成真正的人类。

——扯淡。这是吉姆第一个想法,但觉醒后万分饥饿的布莱尔绿着眼睛看他,一边擦口水一边挥着拳头说哨兵能力,灵媒,你能看到鬼魂,这都能成真,为什么他就不能是吸血鬼?

也许是布莱尔看着他的眼神太过赤裸,吉姆摸了摸脖子,勉强相信了布莱尔的话。

有一个吸血鬼搭档和有一个人类搭档的感觉差不太多。吉姆接受布莱尔的新设定也很快——看在他本身就是不可能存在的哨兵份上。

布莱尔跟以往没什么两样,不畏光也不畏大蒜,更不畏圣水教堂。据布莱尔的研究,说吸血鬼的习性已经淡了很多很多很多很多了——同样淡化的还有吸血鬼的优点,但据说他的听觉和夜视能力比以前强。反正总的来说,吸血鬼的特点几乎都没沾,布莱尔还跟以前一样,只除了一点:吸血。

吉姆看着他,“你为什么还保留着这个特性?”

布莱尔哼了一声,咧开的嘴巴把小尖牙露出来,明晃晃的:“我可是德古拉!”说着盯着吉姆哧溜哧溜地。

听起来似乎很有道理。

吉姆不动神色地跟布莱尔拉开距离。

 

02

布莱尔从觉醒那天就一直跟吉姆喊饿。吉姆也记得布莱尔吸血鬼身份觉醒的时候,他们在任务中他拽着布莱尔躲枪子儿,跑了一路。几乎每个反派都会有的C-4在身后废弃工厂爆炸时他把布莱尔裹在自己大衣里,抱着布莱尔扑倒在地。

火光冲天,吉姆看着布莱尔,布莱尔也看着他,蓝眼睛眨啊眨的,嘴巴张了张,尖牙就从他嘴皮子底下探出头来,然后吉姆就听到布莱尔说他饿。

“你不是刚吃了饭吗?”爆炸声中吉姆冲他大喊。

布莱尔看着他,一张嘴就用尖牙叼着了他放在他脸边的手指。

直至疼痛持续一段时间以后吉姆才彻底反应过来布莱尔说的饿是什么意思。

那是他第一次毫无防备地被咬,手腕上是第二次。

吉姆也给布莱尔想过办法,让他去咬拉里。布莱尔不可置信地瞪着眼睛,呲着他的尖牙冲他张牙舞爪,“禽兽!”

嗯?吉姆一巴掌把趁机凑近他的布莱尔拍开。

不过也确实想过办法,买新鲜的活鱼回来,带他去市场里头转悠问他看上了哪只家禽,拽着他在街上走看他对其他人有什么反应,甚至恶意地把布莱尔推到西蒙面前——但这些都没用,别人面前布莱尔收着牙齿只是喊饿,而面对吉姆时,布莱尔仍然饥渴地只想吸他的血,只在他面前露出他雪白的,尖尖的牙齿。

吉姆有时候也会恶意地伸出手指在布莱尔面前晃——见过逗猫吧?就是那样。布莱尔会把所有注意力集中在面前的手指头上,眼睛死死得盯着他,嘴巴微微张开,时不时地要擦擦口水。布莱尔当然会努力克制自己不去咬吉姆,吉姆也当然不给布莱尔咬。单纯的,恶作剧地看呆呆蠢蠢的布莱尔吸血鬼——真可惜别人都看不到他的牙齿。

不过也好。

 

03

布莱尔觉得自己要饿疯了,事实上也确实是,吉姆也认为是这样——在一睁眼看到布莱尔压着自己,用毛茸茸的脑袋在自己头旁边蹭来蹭去,鼻子一吸一吸的用嘴唇和尖牙试探自己脖子的时候。一翻身然后再一脚就把布莱尔踹下了床。

吉姆裹着被子看缩在墙根的布莱尔,生平第一次开始担心自己的脖子的贞操,“酋长,听着,你要努力克制。”

“这是本能。”布莱尔颤抖着,有气无力地,“这种非常强烈的本能,你知道吗?就像你跟艾丽克丝想要结合的欲望是一样的。”

“……你一定要想出办法。”

吉姆再三说明之后。隔天布莱尔就被迫给娜奥米去了电话,接通后的娜奥米从电话那头传来欣喜的笑声,询问了想吸谁的血之后,又意味深长地“噢——”了一声。

“妈?”布莱尔饥饿极了,“先跟我说怎么解决可以吗?”

“努力让吉姆同意你吸他的血啊。”娜奥米耸耸肩这么回答。

布莱尔抬头看着吉姆,吉姆就捂着脖子看他。

 

04

吉姆对于布莱尔是吸血鬼并且只想吸他的血这点怎么看?

其实没有任何看法,他也乐意给布莱尔他的血——只是布莱尔如果想要吃饱,就一定要变成八爪鱼那样死死地缠住他,用嘴巴吮吸他的脖子——太亲密了。

吉姆在脑海里一遍遍模拟了布莱尔在他脑袋边,蹭来蹭去的模样——太亲密。

布莱尔饿得趴在沙发上跟吉姆讨价还价。许是布莱尔实在饿得可怜,吉姆犹豫了一下,把手指头放在布莱尔唇边。布莱尔眨着眼睛看他,露尖尖的牙就在吉姆的注视下小心翼翼地咬住他的手指,嘴唇包覆住牙齿,布莱尔才垂下眼睛认真进食,一边克制着自己不要吸太多。

事实上,尖牙刺破皮肤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疼,前面那两次实在是粗暴了。这会儿温热的口腔包裹他的手指,柔软的舌头还因为吮吸舔弄着——嗯……还……勉强可以接受吧。

吉姆喉结动了动,另一只手不由自主地搭在布莱尔脑袋上揉了揉。

他现在真像一只饱食后乖顺的猫。

 

05

饱食个屁。

食髓知味的布莱尔在那之后饿得更厉害,围着吉姆打转,早餐的时候会在吉姆不经意间咬上他的手指——然后被吉姆一巴掌拍开。偶尔吉姆会把手指放在他嘴巴里让他吸,但那犹如隔靴搔痒,远远比不上脖子的诱惑大。

新鲜的,滚烫的美食就在眼前,布莱尔一天绿着眼睛看吉姆好几次,吉姆被他盯得发慌,手指上的小口子让他被西蒙拽住盘问了几次是不是做什么不该做的事情了?

吉姆想了想露着尖牙的布莱尔,说,“没有,我做的都是该做的。”

但在所有手指布满了旧伤新伤后吉姆终于无奈地拒绝了布莱尔。

“我饿。”布莱尔可怜兮兮。

“给你吸了。”吉姆义正言辞。

“不够。”布莱尔气若游丝。

“不给。”吉姆果断坚定。

在这之后布莱尔就跟吉姆拉开距离,绕着每一个人打转,然后再皱着鼻子离开,布莱尔再没有吸吉姆的血,也很少跟吉姆说话。

吉姆觉得这应该是——好的。吧?

 

06

他们减少交流这件事持续了一个星期,没有鲜血供养的布莱尔在跟吉姆一起办完案子后一头栽倒在水池子里。恐惧瞬间侵占吉姆的心头,跟着栽进水池子里把布莱尔捞起来,躺岸上吐出几口水的布莱尔迷迷糊糊地说自己饿。

吉姆喘着气让自己平静下来,把手指咬破了往布莱尔嘴巴里送,鲜血滴滴答答顺着唇瓣进到嘴巴里,布莱尔露出尖牙,还是迷迷糊糊地喊饿。

行吧。吉姆认命了。他扛着布莱尔跟西蒙说回家,得到首肯后载着布莱尔回到他们的公寓,坐在沙发上,给布莱尔裹上毯子,拍了拍他的脸,问他还饿不饿。

布莱尔迷迷糊糊地点头。吉姆看了他半天,最终叹了口气,把湿哒哒的脑袋按在自己脖子上头,任凭布莱尔循着本能嗅来嗅去。

“小心点酋长。”吉姆柔声说着,一边拍着布莱尔的背部,“可别把我弄死了。”

布莱尔胡乱应着,嘴唇鼻子牙齿围在他脖子周围蹭来蹭去,嘴巴里还嘟囔着他的名字。

 

07

“吉姆,吉姆,吉姆,喜欢你。”

这句吉姆听得怎么就那么清楚呢?

 

08

为什么布莱尔只想吸吉姆的血?

本能啊。

布莱尔也是这么向吉姆解释的,本能。

 

09

“噢——”吉姆意味深长。

 

10

其实只要吸脖子上一丢丢就可以让他精神很长时间,真的比吸手指要来得划算。吉姆允许后布莱尔就开始凑过去咬一口吸吸吸,不多,有点疼,但也不太疼。

刚开始的时候布莱尔还会很有礼貌地跟吉姆打个招呼,就差不多是“你好我又来吸血了”之类的,等到后来,布莱尔就会在吉姆注意或不注意,没人见到的时候凑上去咬一口。早餐的时候啦,午饭的时候啦,躲枪子儿的时候啦,吉姆认真工作的时候啦,等等等等。

吉姆会拒绝吗?哦傻瓜,他当然不会拒绝——他也没办法拒绝。

布莱尔吸他的血也不能让他白吸,不用担心,吉姆自有一套向布莱尔索取报酬的办法。

布莱尔出其不意地咬他脖子,他就出其不意地咬他嘴巴。

谁都不亏。

 

评论(1)
热度(11)
© 空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