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虫
Powered by LOFTER

[Kontim]无题


神神叨叨的一篇摸鱼。
琢磨了半天还是改成第三人称。

——————

Tim从城市中坠落。在坠落时Tim仿佛掉进一个兔子洞,周围五彩斑斓的霓虹灯绕花了Tim的眼,他又感觉自己好像长出了翅膀飞翔,一时之间Tim也分不清他到底是在飞还是在坠落。

他想要一个不存在的人带你离开这个地方,离开这个让他不上不下的地方,他甚至还在开小差,想转三圈变成一只鸟或者一朵云,或者其他什么会飞的东西飞到天上去,飞到星星上去,飞到没人可以看到他听到他抓到他的地方去;再或者扣三下鞋子,就会有一阵风把他吹走——他才不管吹到什么地方去呢,只要离开这里就好。

不再继续坠落就好。

+++

“你会想要一个黑T恤的男孩,他胸前印着大大的,鲜红的‘S’标志,他和一条白色的,戴红披风的小狗从天际边飞过来,飞到他窗户前。
‘嘿,罗宾。’他说。
‘嘿。’你说,然后问他,‘你从什么地方来。
’‘一个岛上。’男孩眨眨眼,对你说,‘那里没有大人,那里都是孩子,永远都是孩子。’
你的眼里充满新奇,男孩把手伸到你面前,问你说,‘要跟我来吗?’
你说:‘好’,然后把手交到男孩手中,他小小的手握住了你的,然后你问他,‘我要怎么去?’
‘穿上你还是孩子的衣服,伙计。’男孩说。
然后你换上了你的罗宾装,但是你没带面具,你不需要面具。然后你问,‘然后呢?需要精灵粉什么的吗?’
男孩笑起来,伸出双手抱住你,说:‘有我在你不需要那玩意儿的,你可以闭上眼,或者睁开——无所谓,我会带你飞的。’
你看着他笑,然后他带你飞起来,你双脚离地,你的披风上开始生出星星。那些闪亮的星星环绕在你的周围,眼前的男孩和你记忆深处的那张脸叠在一起。
‘Tim,Tim。’那张脸这样叫你,对着你笑,亲吻你。
‘我们要到了。’男孩说。他快乐极了。
你也快乐极了。
等双脚再次落地时,你见到从未见过的神奇景色。
‘欢迎来到我的地盘。’男孩说,他脚边的小狗也快乐得摇尾巴。
你惊喜地转身去看星星,去看大海,去看天,去看云,等再回头时,男孩与小狗都消失了。
去哪了?
你眨了眨眼。
然后你醒了。”
Conner用他温柔语调缓慢地完成了这个荒诞的枕边故事,没头没脑的开始和结局把Tim逗笑了,Tim看着他,认真思考他讲的小故事,“这就完了?”
“完了。”
“可是那个男孩是怎么来的?”
“天上啊。”
“可你说是岛上。”
“天上的小岛。”Conner狡辩道。
“可为什么结局是我莫名其妙的醒过来?”Tim笑着问。
“因为梦本来就是毫无逻辑。”Conner说,“你看,比如你就不知道我是怎么出现在你身边,怎么突然给你讲故事的。”
Tim眨着眼睛看他,Conner又变成了小孩子,“Tim,Tim。”
男孩用软软的声音叫Tim,对着他笑,亲吻他。
“该醒了。”
然后Tim醒了。
真真正正,彻彻底底。

他没再坠落,他不在空中也不在天上,他在他的安全屋,他的大床上。他身边也没有Conner,没有小白狗,也没有小男孩。即使他们在他的梦里出现数百次。

他们不可能真实。Tim把手放在额头上,感觉到的昨夜的伤口还在隐隐疼痛。但他得爬起来,去工作,去生活,去打击罪犯。

你得爬起来。

Tim对自己说,你得爬起来。

评论 ( 10 )
热度 ( 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