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虫
Powered by LOFTER

[Kontim]爱情魔药

My CP,常嗑常新,常新常嗑,生生不息!


01

巴特可怜兮兮地缩在河旁大石边,嘴里头塞满零食,像腮帮子里囤着谷物的仓鼠那样。可看起来沮丧极了,甚至失去了咀嚼食物的心情,就那样子干巴巴地坐在那儿。这样的巴特可不多见,从天上飞过的卡西注意到之后便落在地上,轻轻拍他肩膀问:“你怎么坐在这里?发生什么了?”

这时候巴特才像是反应过来什么似的,嗓子里的话从塞满食物的嘴巴里艰难地挤出来:“窝广吼惹!”

“什么?”

“窝硕——”巴特迅速消灭掉嘴巴里的东西说,“我闯祸了!”

“哦……”卡西拍拍巴特的肩膀简单回应。倒不是说不在乎不关心,而是小孩子心性的巴特,一天到晚大大小小能闯好几个祸出来,但好在都不是什么大祸——是个有些可爱的小麻烦精。一般情况下,巴特身后总是会跟着两个人来帮他……卡西环顾一下四周:“提姆和康纳呢?怎么不见他们?”

一听这两个名字,巴特本来挎下来的脸彻底耷拉下去了,意识到不对的卡西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只见他立刻捂着脸哭嚎,“我闯大祸啦——”

 

02

这片多种族大陆上有个广为人知,保护大陆安全,对抗恶灵的联盟,巴特的叔叔是其中之一,也因诞生在巴特身上的天赋才得以进入这个大联盟下的小联盟之一,他的很多朋友都也都是在这里认识的,而在这写朋友中他最喜欢人族巫师提姆和龙族后裔康纳,也常常跟他们呆在一起。

但身为龙族的康纳除日常的小队任务外基本见不到他在哪,听提姆说,任务外的康纳会飞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变成龙睡觉,或者去一个深不见底的洞穴中数他的金银财宝。提姆说到这里的时候笑了笑,于是巴特的脑子里就出现了一个胖嘟嘟的龙盘子洞穴里,在尖爪子上旋转金币,一个一个数下去,借此入睡的滑稽形象。

而提姆则是在他们的小联盟里有个小小的特权——拥有一个堆满书籍和稀奇古怪药品试剂的密室,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就连巴特都是通过跟踪康纳才知道的这件屋子,当他出现后,提姆盯着康纳三秒,扶着额头叹气一秒,才说出“不要告诉其他人”这句话。巴特很高兴他参与了他们一个共同的秘密。谁叫康纳和提姆之间的秘密看起来有那——么——多呢。这可能源于康纳和提姆很早,很早,在这个小联盟不存在之前就认识的原因,他们俩总是有那么多的秘密。

不过巴特不介意这些,正因为这里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他们才会遇到彼此。

哦说到这间密室,这里就是巴特的肇事地点。

众所周知的(巴特和康纳),他们小联盟的领队,也就是提姆。私人空间里总是乱糟糟的,巴特刚到的时候,密室看起来还没怎么使用过,可你瞧着吧,经年累月下来,神速精灵巴特不得不在来到密室后把速度将来下,不然那些让人无从下脚,堆在地上的文件、书籍统统都会飞起来,这时候不光是提姆了,甚至是连康纳都会忍不住对他发出龙吼——因为密室从杂乱变整洁,有一大半是康纳的功劳。

被康纳吼过几次,切身体会过龙族的愤怒之后,巴特就学乖了,其实很大程度上也多亏了提姆专门为他准备的一大箱子零食。

可今天,偏偏是今天,提姆清理了常常放书的桌面,摆了一个很大的药剂架在上头,康纳和他凑在那里不知道在研究些什么,嘀嘀咕咕的,引得他也想去凑个热闹。当艰难地绕过几个障碍物,胜利即在眼前时,脚下却被什么几本书绊了一下,向前倒下时,手也因为惯性碰到了药架。

康纳迅速用他的能力扶住了药架,提姆则用他的魔杖稳住了大部分药剂不至于撒漏——只是大部分。最高的那个他们可没注意到,就那么倾倒,大肚瓶里粉色的药剂洒了两人一脑袋,狼狈地狠。

而巴特呢,神速精灵一眨眼就消失了,带起身后无数的书本文件,十分沉痛的道歉,和一声龙吼。

 

03

“这个小混——”康纳愤怒极了,脑袋上浇下的粘稠液体搞得他非常,非常不舒服,随便抹了把脸想把巴特揪回来,刚往外迈出一步却被身后一股强力拽回来撞到慢慢擦脸的提姆身上,要不是两人配合迅速地再次稳定了药剂架,上面那些个瓶子怕是都要把两人浇底儿透。

“你为什么要拽我?”康纳就差鼻子里喷气了。

“我还想问你为什么要撞我。”提姆冷冷道。康纳哼了一声,站好往外走,但就像刚才一样,第一步迈出去,后脚跟着往前走还没送出去,就有一股强力把他拽回到提姆身上。好端端又被撞一下的提姆也有点生气了,他瞪了康纳一眼,后者举着两手一脸震惊,“我没有。”

康纳没有理由说谎,提姆也全然相信他,自己面对康纳向后退了一步,也像对方那样,被一股看不到的力气拽向康纳,撞到对方怀里。康纳大大方方地接住了他,“你这药剂是做什么用的?”

提姆看着他,用一种康纳怎么也读不懂的方式,像是穿过他看向远方,接着提姆嘴巴上下碰了碰,说:“爱情。”

 

04

“什……什么?”康纳有那么一瞬怀疑自己耳朵坏了,提姆研究小道具千千万万件,可没有哪一件是因为“爱情”而创,这个令他心头一紧,还感到有些惊奇。意识到自己声音有些变调,他立刻清清嗓子又小心翼翼地问:“所以……这个就是单纯把两个人黏在一起?”

“谁知道呢。”提姆这会儿已经从康纳怀里脱出,但他走不远,只能呆在好友身边,“我也不确定,猜的——其他作用我想大概会喜欢上对方,不过,应该是暂时的,等药效过了就好,这些东西都是无害的,放心。”

密室里此时是狼藉一片了,康纳不死心地又跟提姆试了几次,得出的结论只有不可超过一步距离,并且每一次都是非拽回到对方身上贴紧才行。这大清早的,他们还有很多事要做,比如小队的任务,比如提姆的私事,比如康纳的“窝在洞里数钱睡觉”。于是他们只能退而求其次,无法分开就只好商议了一下时间安排。在除小队任务之外,提姆确定了一下今天主要行程:回家里看布鲁斯丢下的资料。康纳挠着头想了半天,“喂小氪,喂牛,帮玛莎浇花。”

“那我们上午就先去你那里。”提姆一锤拍定。

“等等等——”康纳想了想:“你还记得,你的兄弟们也不全都是人类吧?尤其是布鲁斯——他可是在夜间行动的!”

提姆挑挑眉:“你怕他。”他在称述一个事实。

“讲点道理。”康纳一本正经道,“你们家的人,除了你,我都怕。”

提姆笑了两声,眼睛弯成月牙,“那来自最顶尖,最稀有,最古老的龙族后裔康·艾尔先生,你还有什么怕的呢?”

康纳看着他弯起的眼睛,有一些晃神,于是他干巴巴说:“没、没了。”

这事儿,可怎么说呢。要说有也是有的——提姆刚刚说的“喜欢上对方”。

 

05

康纳和提姆很早就认识了,那时候康纳还是一条小龙,提姆也还是个孩子,属于他们青少年的联盟也还没成立,当他在热带小岛撒欢儿跟姑娘玩的时候,远在大陆中心的提姆就已经是一位布鲁斯引以为傲的巫师助手了。提姆本来是想联系康纳的导师克拉克的,然而那么阴差阳错,康纳就顶替跑了过去。初次见面还不太愉快,在联手当间甚至还打了一番。即使最后任务圆满完成他也仍然觉得提姆是个不好相处的家伙,后来一次一次距离拉近,他开始觉得提姆还不错,很不错,非常好,优秀,酷极了,比他导师好,比他导师更棒——他是最酷的!

随着时间拉扯,康纳总觉得有什么深埋在心底的东西缓慢抽长,膨胀。他们认识得早,相处时间也长,康纳甚至以为从心底蔓延出来的情绪仅仅是因为伙伴间的占有欲。

他们被大陆上的人称为“使者”,而使者的工作就是驱除危害大陆的恶灵,邪恶的存在,而使者的工作并不是那么好做,会受伤,会流血,会死亡。康纳就死过一次,当时形势严峻,他们有各自的任务,提姆出发去东方做准备,康纳则去西方杀恶龙。

在这前一晚,提姆说想跟他聊聊,可两人在屋顶坐了挺久,最后也只是拍了拍肩膀,约定回来后在此相见。

康纳有预感这是他最后一次见提姆,可肚子里的话被不确定这块大石死死压着。提姆被皎洁月光照亮的半张脸,是康纳死前最难忘的样子。

这之后的是巴特偷偷告诉他的,康纳的死对提姆打击很大,并且提姆接连失去了很多。而这期间提姆做了什么康纳是在重生归来之后知晓的。这时候的提姆换了一身更“黑暗”的服装,像他的导师那样,半张脸藏在帽子里。

提姆曾试着用巫术堆砌一个“康纳·肯特”出来。

提姆说,“我无法接受失去你——无法接受失去我最好的朋友。”

彼时他们都处于低潮期,康纳坦白了重生后的自我质疑,提姆坦白了被无数人否定的观点。远离地面的地下室仿佛将他们两个一起丢出世界外,一呼一吸全是彼此——那是在当时是他们互相抚慰对方伤口的最佳场所。

康纳和提姆并肩在那里坐了很久,这让康纳想起来他死前的一夜。提姆的侧脸和记忆中重叠,这使他确定了一个事实,并且决定永远不会主动提起。

“真高兴你回来了。”地下室的提姆放松了一切,疲惫地甚至有些狼狈地将头搁在康纳肩膀上,像是确认什么似的摸索了一阵康纳的肩膀,最后拽住康纳的衣角餍足似的叹了口气,“欢迎回来,康。”

那是康纳感受到了与提姆之间的联系,如果这种情愫看得见,那必将看到从康纳体内伸展出无数根丝线,从提姆脚尖,发丝起,一点点将他牢牢缠住,严严实实不漏一丝缝隙。

——他喜欢提姆。

 

06

受到药剂限制,康纳只能生出两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龙翅膀出来,但好在韦恩庄园距这里也不是很远。可提姆看着却乐个不停,一边笑一边说万一只能变出龙尾巴出来岂不是很惨。

“你不想想这都是谁的错吗?!”康纳愤怒极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气愤地飞离地面,拉着提姆的手就向韦恩庄园飞,“我发誓你再笑我就把你从这里丢到西海岸去!”

“好了好了,我的错我的错。”提姆清清嗓子,“我不笑了,你可千万别把我丢那里喂鱼。”

韦恩庄园一般只在夜间活跃,白天里基本上只有管家管家阿福和提姆,其他人很少出现。可饶是如此,康纳对他们的恐惧还是在内心扎根的。可又鉴于他们受到药剂洗礼,不为自己为提姆他也得迈进去,并且还不能逃跑——因为会反作用扑倒提姆。

这真艰难。

康纳还畏畏缩缩,提姆倒是一把抓住康纳的手往屋子里带,进大门后见到了正浇花的阿福。

“提摩西少爷,康纳少爷。”阿福说,半垂着的眼皮仿佛把所以东西都看了进去,而被点名的康纳甚至有些细微地颤抖,提姆握着他的手紧了紧,那是在告诉他放松。

唉,哪有那么容易。

“老爷还在睡觉。”阿福说完就继续专心致志浇花。康纳跟着提姆过了这里松了口气,好容易走到大门,门一打开便飞来一只猫,直直扑到康纳脸上,但为了不让自己后退进而出现更糟的场面,于是硬挺挺地站在那里。紧接着就是小孩子的吵闹声,然后康纳感觉到自己被小孩子拦腰抱了一下,“哥!”

“怎么了?乔纳森?Jonnyboy要找哥哥哭鼻子回家了吗?”

猫从康纳的脸上跳下去,康纳才看到了混血小恶魔,达米安。明明是小孩子,性格却傲气得很,也是跟提姆关系不好的“兄弟”之一。达米安平常都懒得看提姆一眼,今天倒是多赏了几眼,那意思康纳也很明白“不许带龙族进屋”。可今天达米安不会像平常一样大喊出来并且配上嫌恶的“TT”,因为他主动带了乔纳森——龙族新成员进庄园。

“我才没有哭!”乔纳森握着拳头,怒目而视,而达米安呢,抱着手臂,一副很开心对方的注意力又回到他身上的样子。

“‘我才没有哭’。”达米安怪里怪气学他。乔纳森对别人可不像对他似的,偏偏在达米安面前,被他一戳就爆。很快地,两个小男孩就动手缠斗在一起。康纳和提姆已经非常习惯这个画面了——而且现在他们都很有分寸,乔纳森不会真的对达米安使用自己的能力,达米安也不会对他动真格——他甚至十分享受跟乔纳森的打闹。

“我敢打赌你训练比不上我。”

“胡说!我比你强一万倍!”

“哈,Jonnyboy,想想上次是谁给我买了一个月零食。”

……

两个稍长的年轻人迅速上楼,找到书房落锁,然后同时舒了一口气。

阳光从窗帘缝中洒进来,提姆上前拉开,让阳光肆意填充这里,然后拿着文件找了个舒适的地方,和康纳并肩坐在一起,认真看起了文档。

康纳稍微侧了侧脸,看到提姆睫毛长长的,尖端微微弯曲,仿佛偷了一点阳光藏在那里,很是迷人。

注意到康纳视线后提姆转过来冲他笑了一下,猝不及防地,康纳感受到来自胸腔的震动。

仿佛爱情在此刻降临。

 

07

卡西听巴特说完来龙去脉后想了想:“或许可以找扎塔娜看看?她精通这些——出了什么事你就已经有一个解决计划了,不过你可能得找一些当时浇他俩头顶上的药剂。”

“这个没问题。”巴特眼睛一下子亮起来,不消一会儿就跑回来,手里拿着大肚瓶里剩余的一点液体。

 

08

提姆完成布鲁斯无暇顾及的工作后就准备去康纳那里,康纳去问了乔纳森要不要一起走,反而引来达米安数次不耐烦地“TT”,而乔纳森一步三回头,最终在达米安转身准备离开时选择了跟达米安呆在一起。

“啊,看不出来你们关系还挺好。”康纳感叹道,接着他受到了两个小鬼呲牙咧嘴的“谁跟他关系好?!”的刺耳攻击。康纳只得跟提姆逃命去。

农场很安静,提姆肩并肩跟着康纳,浇花,喂牛,喂小氪,帮玛莎做饭,聊天。

提姆是这里的常客,亏得布鲁斯和克拉克关系要好,之前常来探望玛莎,提姆就和康纳去其他地方探险。距此不远处有片森林,还有个小湖,他们就经常跳湖里游泳,阳光强烈时水面波光粼粼,康纳在水中,提姆在一旁看着只感觉头晕目眩,分不清是湖水还是康纳。

农活提姆也会一些,都是康纳教的,但通常情况下他只要掏出魔杖就能解决一些难题——当然好坏就不论了,现在想来提姆也分不太清是想赶紧做完一起玩,还是有更多的时间跟康纳呆在一起。

玛莎常见提姆,心中也喜欢他,总是想多跟年轻人说几句。晚饭后收拾完玛莎就去睡了,就剩他们俩小伙子,还有乖巧的小氪。

说是黏着剂不便,但一天过下来,倒也安稳,许是其中多年的默契。

农场的星星可见度要比提姆从小生长的地方高很多,数量也多。穹顶之上繁星满布,抬头仰望方见自身渺小。他们受制于彼此的行动限制,干脆就肩并肩躺在谷堆上看星星。

康纳琢磨了半天,才清清嗓子说:“我在想,我在想今天的药剂,你说它是爱情药剂。”

“嗯啊,我猜——是。”

“为什么?”

“因为它好像跟爱情有关——当我接触到你的时候。”提姆缓缓地,坚定地说道:“我感觉——爱情在头顶降临。”

康纳心中好像有什么再崩塌,压着他秘密的石头在一点一点解体,同时他也觉得,因为药剂而感到爱情降临,这样子达成的两情相悦,实在过于残忍。

可康纳又想放纵一点,于是他侧身看向提姆,询问他:“如果我现在想吻你的话,你会不会觉得——”

“我倒觉得这是正常现象。”提姆像康纳一样侧躺着,“在药物影响下,情感是相互的,如果你爱我,那么我也爱你;如果你想吻我,那么势必我也想吻你。”

这算是默认吗?康纳没再问,怕错过这来之不易的机会,自私地想借着此时此刻在药物的影响下,在这么些年的苦恋中尝到一点点甜头,纵使之后会更加苦涩。但同样,就是这如同沉寂许久的黑夜中突然出现炸亮半空的烟花,即使再短暂,刹那间迸发出的耀眼光芒也足以照亮他接下来漫长又孤独的生命。于是他颤抖着向提姆伸出手臂,提姆顺从地躺上去,并且又拉近了一些他们的距离。

他们很近了,他们太近了。康纳感觉到提姆的呼吸已经吻上了自己的唇,隐秘肖想多年的人近在咫尺,这使他愈发感觉到自己的丑陋与污秽。康纳并非教徒,但此刻却在心里祷告着,近乎虔诚地用唇去寻找提姆的唇。

在田野中,在星光下,去亲吻短暂的、宛如神一样的爱人。

康纳的吻极其轻柔,他感受到提姆嘴巴里香甜的水果味道,对方的唇温热,也极柔软,像是不忍心破坏的鹅毛。可康纳现在并不会选择浅尝辄止,在“情感相互”的作用下,他试着用舌去试探,而且也得到了回应——这几欲使他落泪。几番厮磨,他们呼吸的节奏已经被打乱,提姆被康纳圈在怀里,康纳的衣服被提姆紧紧攥在手中。但一切到此为止,他们不会再继续进行下一步了。

康纳平复了一下,感觉自己更加痛苦,于是他问提姆:“今晚,或今天所发生的,在今天中我对你产生的所有感情,都是因为药剂影响吗?”

“是。不过……”提姆抚上康纳脸颊,看着他的眼睛说,“如果你愿意,可以在药效消失后再吻我一次。”

康纳笑了笑。

而提姆认为那是拒绝。

 

09

巴特在密室门口畏畏缩缩探进头来,康纳和提姆看到他都叹了口气,冲他招招手,这就是早已经原谅他昨天的莽撞了。

“嘿,最好小心点。”康纳提醒道,“这可是我刚刚才整理好的。”

“太对不起了——”巴特挠挠头,小心翼翼地迈步走进来,“昨天郁闷的时候遇到了卡西,在卡西的建议下,我之后回来取了一点找扎塔娜看了看那瓶药剂,嘿,你们猜怎么着?那是瓶没有任何副作用的黏着剂!……”

等靠近时,他才发现康纳和提姆的神情都古怪至极:“你们怎么?脸色不太好?”

康纳没说话,他的速度比神速精灵巴特还快,并且也不管是不是会引得那些文件山、书山的倒塌,任由它哗啦啦地滑落到地上或者飞舞在空中什么的——今天的康纳不在乎这个。而提姆呢,他按着自己的宽帽,把整张脸藏在里面,发出长长的叹息。

“我……我说错什么了吗?”巴特小心翼翼地问。

“……不,没有。”过了很久很久之后提姆微小的声音才从宽帽下传出来:“谢谢你,巴特。”

啊哈,又一个小秘密。

巴特对此了然于心,他是个好朋友,不追问也不过问他们刻意隐藏起来的。

但他隐隐感觉到,此时他们避而不谈的新秘密,很快就不会再是什么秘密了。

 

 


评论 ( 2 )
热度 ( 1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