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虫
Powered by LOFTER

【迪乔】Renouncement

鸡血使我种地


乔纳森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午后阳光懒洋洋地照在他身上,书在桌子上随意铺开,还有几本安安静静呆在脚下。他把头枕在自己双臂上,露出左半张毫无防备的脸。

迪奥就是在这个时候进入书房,手里捧着本书,脚步放轻,走到他身后将阳光挡了个结结实实,接着居高临下地将对方的一切收入眼底。

迪奥在乔斯达家生活了有六年。他不是愚蠢的人,意识到乔纳森是个越挫越勇的类型后便转明为暗,一边借助乔斯达家给他的资助,一边忍受着与乔纳森称兄道弟,用尽一切方法来掩盖自己的野心。而这其中,最令人作呕的莫过于所有人都将他与乔纳森挂钩,“最好的朋友”“最好的兄弟”诸如此类。在某方面来说,他也增添了不少麻烦,比如现在怀里这本乔纳森借出去的书。

还这本书的迪奥也见过,是个清秀的女生,常出现在乔纳森左右,往他们这边看一眼就会红着脸扬着裙角跑开。今天这女生叫住他,拜托他把这本书还给乔纳森。这种手法,见多了,他不信这其中没藏着什么东西——要掌控乔纳森,要掌控乔斯达家,就必须要从方方面面了解。于是他抓住书脊朝下晃了晃,一张精美信纸便从书页夹缝中像羽毛似的轻飘飘落下——意料之中。迪奥厌恶地用两根手指夹起一角轻轻甩动,那张信纸便展开来,在阳光下显露出娟秀的字体:“亲爱的乔斯达……”

这个称呼令迪奥恶心,他发现那是抄自艾丽斯.梅内尔的一首诗:

I Must not think of thee; 

And tired yet strong,

I shun the love that lurks in all delight……

他没细看,将书放到桌上,那张带着甜美香气的信纸就被塞进了自己的口袋。迪奥可不打算让乔纳森看到这些,之前和之后的所有,都不打算——他至今仍然想孤立乔纳森,一想到他在将来只有他迪奥一个“好友”就令他兴奋。到时候,等他吞下乔斯达的家产,他就会利用乔纳森的弱点,像吃掉一片面包那样抹杀掉乔纳森在这个世界存在的意义,乔纳森——没用的。无论你做什么。

对将来的期盼令迪奥心脏鼓动起来,他伸手捏住乔纳森的左耳垂,像他们第一次见面时那样,肖想着对方软弱,愤怒,不甘却又无可奈何的模样。而每每一想到这个,无论何时都令迪奥心潮澎湃——他不想杀死乔纳森,而是要让他失去一切,金钱、地位、未来、朋友、希望。像囚禁一只金丝雀一样,手一用力,就让它唱最后、最动听的一首歌。

心里头发狠,手上动作也不由得用力,柔软又温暖的耳垂被双指挤压泛白,迪奥盯着他,意识到这个人很受欢迎的事实,除去为人外,也确实生得一副好相貌,再加上背后显赫的家世,也不怪女生们纷纷对其倾心。但真可惜,这愚蠢的家伙只对艾莉娜特别。迪奥一边想,手上力气又加大了一些,仿佛要掐出血似的,接着又想看着这个人倒在血泊中——那一定美极。

许是被疼痛刺醒,乔纳森眼皮动了动,将湛蓝的瞳孔展露出来,来不及收手的迪奥就僵在了那里。

迪奥身后是大片的阳光,乔纳森刚刚醒来还不能适应,仍觉刺眼,不由得往对方遮挡出的阴影中缩了一点。耳垂也自然从放松的指尖脱出,迪奥不动声色地指向刚刚放在桌上的那本书:“有人让我帮忙还给你。”

“哦……”乔纳森盯着封面想了一会儿,“丽萨·桑伯格吧?好像才三天,她看的真快。”

“你好像对她挺感兴趣?”

“作为一名绅士,怎么能忘记女生姓名?”乔纳森冲他笑笑,“说起来你的手好凉,但看太阳挺大的。”乔纳森说着摸上迪奥的手。这时候迪奥感受到的是像岩浆一样仿佛要把他浑身上下,他的心脏,血液全都烧成灰的热度。

该抽出手吗?迪奥犹豫着,抽出来,会不会影响他们之间的牢固关系;不,他又对此又十分恐惧和厌恶。

在犹豫当间乔纳森已经用两只手包裹住了他。此时此刻,迪奥反而像一只被乔纳森囚禁的,可以随时杀死的鸟。

“迪奥……”

 

惊醒时屋子里漆黑一片,迪奥顶着屋顶,确定了这里充满腐朽的气息而不是一百多年前那个溢满温暖的住所时才稍微清醒了些。

他梦到了乔纳森,说是梦,但那不过是旧日时光中的一个片段而已,他与这具身体真正主人的一个共同回忆。自从他重生,那些往日片段便一个又一个往他脑海里灌输,某些时刻他想丢弃这具本该腐朽的身体,可他又从哪里找一个与他如此契合,又完美的身体?

迪奥从床上站起来,窗外挂着明月,现居的屋子有些凉,可他在今晚之前一直都没注意到——又或许是梦中旧日片段又带起了什么。

“啧。”

迪奥眯着眼,抚摸着脖颈上的疤痕,手指顺着下巴开始向下,蔓延到另一个人的身上,梦中的诗他突然想起来几句:

……It must never, never come in sight;

I must stop short of thee the whole day long.

But when sleep comes to close each difficult day,

When night gives pause to the long watch I keep,

And all my bonds I needs must loose apart……

当手指游移到后背上那个属于乔斯达家族的五星,那里隐隐作痛。


评论
热度 ( 16 )
TOP